“小秋哥,二七顺他的车队真气派,你说是吧。”二豁子扭头问小秋。

    “嗯。”小秋显得心不在焉。

    “他的护卫真壮。”“他的护卫衣服好看。”“他们吃的好。”“还是他们的马漂亮。”

    别的孩童以为小秋是因为宸濠离开的而情绪低落,实际上小秋是在心里想一些问题: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话是真的吗?我想有钱,可是镇上的富户后代生下来就有钱,明天不务正业也不用担心钱。而自己呢,而自己的家里人呢,村里人呢,都不够努力吗?

    明天起早贪黑,努力耕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可是也仅仅是勉强度日,经常还不能吃饱。

    而镇上李财主家,每天就是吃喝玩乐,日上三竿才起,依旧吃饱穿暖,仆人成群,还特别小气,度量狭小,没事来就来找找村里人的事,谁让村里人都是他家的佃户呢。

    村长呢,一直就是慕家大房的长房的事,一出生就决定了的事,跟其他人没关系。

    夕阳西下时慕家村村长迈步跨入家门村,“呼,总算是没事了。”??????????“爹,这几天你都在忙啥呢。”

    “前段时间镇长通知四乡八村,说咱们这里有大人物要经过,叫四乡八村把乡里镇里都整理整理,到时候别出岔子了。”

    “是来大人物下来巡查吗,爹。”

    “谁知道呢,不过今天晌午通知了,那大人物走了,啥事没有。”

    “这大人物来了,也没经过我这,唉。”

    “就是,要是来了,凭咱李家的大宅,这镇长也该轮到咱们李家了!”

    “呼,还好那大人物没来咱们这,要不然我这位置可就不一定能保得住咯,万幸万幸。”

    “爹,为啥,这四乡八村您可是说一不二的主,您有啥可怕的。”

    “你呀,不成器,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大人物要来了,咱这穷乡僻壤招待不周怎么办,位置保不住不说,脑袋还在不在都难说。

    更别说咱们镇上那老李头可是对咱们家这镇长的位置一直是虎视眈眈,她们的大宅子,这大人物能不住他那,他那土老财虽然土但是他娘的他钱多,他肯定可劲的说咱坏话,给自己脸上贴金。

    到时候他当了镇长,凭这么多年咱们打压他们家,咱能落了好?

    唉,你这样,我咋放心把这位置传给你。”

    “大人恭喜恭喜啊。”只见一群官吏围着黎庶县县令刘英。

    刘英满面笑容“多谢各位同僚,咱们这次齐心协力招待好了宁王世子,世子定当不会亏待大家。”

    “刘大人此次进言必定有助于世子此次进京之行,当据首功。”

    “借各位同僚吉言,刘某与大家多年同僚情谊必会牢记。”

    “那我们就先谢过大人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