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边总督***从马上一屁股摔下来,

    “卢焯,吴平你们两人与不识一起速速打扫战场,本督回去斟酌斟酌如何准备战报。”北边总督***(老李的名字不知道咋违禁了,只能这样说了)坐在地上喘着气,冲上来汇报的征北将军卢焯、平虏将军吴平如此说道。

    征北将军卢焯和平虏将军吴平对视一眼,都是满脸的苦涩,总督大人如此说,就是隐晦的告诉他们当副手,协理总督是人家程不识这个后起之秀的囊中之物了。自己两人争了半辈子,结果成全了一个小卒子。虽然不甘心,但是也不敢违抗总督大人的命令,两人拱手弯腰领命:“末将领命!”

    “走吧,去拜见拜见未来的上官吧。”征北将军卢焯和平虏将军吴平有气无力的冲对方说。

    “来人,送本督回总督府安排战事后续安排事项。”

    “总督大人,如何安排您回府,现在没有轿子马车送您回去。”一名总督府亲兵恭敬的向总督***说道。

    至于为什么恭敬,那是因为总督大人不仅亲临战阵,还被箭射中手臂,居然还能有条不紊的处置各项事宜,现在还要赶回去处理善后事宜。

    “不用了,你们护送本督就骑马。”***咬着牙说,内心如万马奔腾:

    自己只不过是过来做做样子,居然搞成这样子,当着下属的面还要保持上官威仪。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