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慧虽有才智,但毕竟自小在宋阀大宅中长大,没有经历过多少大场面。没有磨练,才干终究有限。她若是想要自已重建宋阀,那只能说是被野心冲昏了头脑。可若换了是宋子宁,就全然是另一个故事了。

    新建宋阀,不,应该说是宋家,听起来是不错的主意。如果借此能让宋子宁有个新的开始,那就再好不过。

    宋慧在旁边偷偷看着千夜神色,讶道:“你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千夜有些莫名其妙。

    “因为我打算把七哥挖走啊!他当了新宋家的家主,就得分很多精力在这边,不可能再象以前一样,天天扑在你的暗火上了。”

    “如果他喜欢,我怎么可能反对?”千夜道。

    “好吧,你们感情真好。”

    这又是一句让千夜想打人的话。他把宋慧轰了出去,让她去找副官把军官团打散编入部队,这是一件花时间的事,没有几天是办不好的。

    彻底占领辽城又花了几日时间,千夜带来的三四千佣兵,在这么大的城市中就象一把盐撒入大海,转眼间就看不见了。当是看守一些要害部门和重要工坊都不够,城市的内外防御更是无从谈起。

    好在千夜手握舰队,时时刻刻都有一艘浮空战舰在城市上空盘旋,地上也有精锐部队随时待命,并不担心局部的暴乱会变成真正暴动。

    南若怀这些天继续马不停蹄地拜访城内各家族以及各大商行工坊,前两日对那几个最顽固家族的清洗颇有成效,不再有人敢将他明着拒之门外。而南若怀谈不上口才便给,态度却始终谦冲温和,反而给人很有诚意的感觉。

    他毕竟是郑王之子,登录明册的王子,继位资格的欠缺无非在母族位份上,但谁都知道后宫位份来自前朝势力,子凭母贵固然是常态,母凭子贵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很快就有多家表态效忠,辽城形势迅速平静,有几家大的工坊已经在准备复工,另外几家大商行主事也一一前来拜见,看看千夜这边会有什么样的订单。

    再见千夜时,南若怀本是满心欢喜,准备得一番夸奖的,没想到他看见的千夜,坐在桌后,脸上似有一层淡淡阴云。

    南若怀邀功心思顿时敛去,小心地问:“千夜大人,可是我还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

    千夜看了他一眼,道:“你已经做得不错了,只不过,这对我来说还是不够。”

    南若怀大着胆子问:“那我该如何?”

    千夜道:“郑国之乱,在于诸子争位。如你登上郑王之位,那会如何应对你那些兄长?”

    南若怀想了想,一咬牙,道:“其他哥哥姐姐也就罢了,目前争位呼声最高的二哥,五哥和十一哥,非死不可!就是留着他们,日后多半也要反。您若是想要一个能够完全配合您大业的郑国,就只能这样。”

    千夜又问:“好,清扫他们。那么是连根拔起,还是只诛本人?”

    这一问难倒了南若怀,他思索良久,方道:“只诛本人,他们家人必会心生怨恨,而且姻亲故友瓜蔓相连,他们后人毕竟身有王室血脉,今后怕那些心有不甘的部下继续拥立。这样下去,怕是永无宁日。但若牵连太广,却又要杀太多人,何况许多部下只是奉命行事,自已也没有多少选择。或许在这二者之间做个选择会比较好。”

    千夜点了点头,道:“我不想在郑国耽误太多时间,一旦永夜那边知道了我们的动向,可能就会有大动作。所以,我没那么多时间慢慢和你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