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带着千夜进入大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他进去里间待了片刻,已换回人形,捧着一叠文件出来,往千夜面前一放,道:“你自己看吧。”

    千夜接过文件,一份份地看了起来,脸色渐渐凝重。

    片刻之后,千夜忽然抬头,道:“她成为永夜的前线主帅,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别说你不知道我和她的关系。”

    千夜和夜瞳之间的种种过往,有许多不是秘密,更随着两人各自地位的提升而渐渐传开。现下千夜在墉陆几有一柱擎天之势,而夜瞳更是一跃成为永夜联军的主帅,更力抗定玄王而不败。当年千夜为了夜瞳杀出帝国的往事,也就成为一段传奇,在两大阵营间广为流传。

    无论人族还是黑暗种族,许多少女就此成为千夜的拥趸,倒是意外之事。

    听到千夜问起,威廉叹了口气,道:“你和她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吧?”

    “那是我们之间的事。”

    威廉耸肩,道:“前段时间但凡有人敢提到她和你当年之事,只要传入她耳中,就会被当场诛杀。杀了十几个多嘴的家伙之后,所有人就都知道她不想再听到过去的事,至少不敢当她的面说。”

    千夜静静听着。

    威廉又道:“你也知道,新世界开拓最初阶段,我们狼人是被排除在外的。所以门是怎么打开的,甚至新世界真正的大门是什么,门后有什么,我们都是一无所知。至于她为何会成为联军主帅,我即不可能知道原因,也没有办法干涉。而且我觉得,你一定不会想知道这件事。”

    千夜叹了口气,继续翻看手中文件,又道:“这些伤亡数字,是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如果不是其他三族实在撑不下去,怎么会又找到我们狼人的头上?只是议会调兵的方式,实在让我们难以接受,否则我也不会跑到这来了。光是我们狼人,在过去一周就损失了超过十万战士。嘿!宋子宁和赵君度也真是够狠的!”

    千夜不知该如何接话,叹一口气,忽然眼神一凝,道:“这些战功……”

    威廉看了眼千夜手中文件,道:“这些战功自然都是真的,都要算到她的头上。话说,她也真是厉害,一出手就逼退了定玄王,彻底扭转战局,把人族给打回了要塞去……”

    他看了眼千夜脸色,当即住口。

    千夜揉了揉额角,道:“也就是说,过去一周,至少有十万帝国战士死在她手上?”

    “不能这么说,是死在联军手上。她不过是主帅而已,又能杀几个?”威廉替夜瞳辩解,最后道:“当然,那个什么公,是她亲手杀的。另外两个什么什么公,虽然逃走了,估计也要残废很久。你们人族起名字真拗口,我就怎么都记不住。”

    千夜默然许久,将战报放下,喃喃道:“怎么……这么下得去手?”

    威廉拍拍千夜的肩,叹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两大阵营之间已经打了上千年,积累了多少深仇大恨,哪有下不下得了手的说法?她也有族人,也有朋友死在你们手里吧,这笔帐又要怎么算?说实话,若不是你身具黑暗原力,有黑暗之子这重身份,我和你之间也不可能这样和平相处。大概早就打个你死我活了吧?单独遇上还能放放水,大战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族人残忍。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千夜道:“道理我都知道,只是……还有些不能接受。你不明白,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