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千夜会就此答应之时,没想到千夜却摇了摇头,道:“我现在还不能接。”

    赵玄极似是有所预料,并不显得意外,却急坏了军部一众将军。

    一名中年将军上前一步,恳切地道:“千夜大人,此事事关帝国兴衰,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大人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军部但凡有的,必会尽力供应。依在下看,大人在墉陆已经打出一片天下,想必急需各类加工资源的技术设备。在下不才,现下主管军部军需设备生产,在这里就可以作主,大人可以随意指定五种资源,在下明日就将全部加工设备与技术资料奉上。”

    见千夜不置可否,另一名老将军便道:“老朽不才,执掌军队编制员额一事。大人开疆拓土,需要的是人。而人需要什么,无非名分、待遇与归宿而已。若大人愿意接此重任,那么以大人的职位威望,自领一个军团是应有之意。大人若是看不中帝国已有军团,那么自建一个亦是可以的。”

    这话一出,许多将军都是动容,目光落在老将军身上。老将军神色不变,显然是得到了上面的授意,才能够开出这样的条件。

    以千夜在墉陆的根基,如果能够再在帝国招募一个正规军团,那就是额外多了十万大军。这等实力,就是许多上品世家都有所不及。最重要的是,这支武装将会拥有帝国正规军团的配备,而千夜的根基又不在帝国本土,实际上就完全不受挟制,不比镇边藩王差了。

    这等条件,可说优渥之极,比什么军功奖励都来得实在。

    然而,一切都要等到此战之后。

    而这一仗,千夜并不想打。

    “我要先看看君度和子宁。”千夜终于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赵玄极叹了口气,道:“你若想看,自无问题。不过……你看了就知道了。”

    此刻赵君度和宋子宁都在帝都休养,赵君度离得近些,第一站行程就定在他那里。

    赵君度居处是一座环境清幽的院落,院中有固定的医护人员,每日帝国最高明的医生会亲来为他检查身体。当千夜走进时,赵君度正坐在院中看书。

    看到千夜,他叹了口气,将书放下,道:“小五,你还是来了。”

    这个称呼,千夜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了。

    赵玄极道:“你们年轻人先聊,我先出去透透气。”

    等赵玄极和军部众大佬离开,赵君度又屏退左右,看着千夜,叹道:“我就知道他们会去找你,也就知道你会来。”

    千夜不答,只是问:“你的伤怎样?”

    “穿胸一刀,毫无还手之力。为了救我,青阳王也挨了一刀。他那一刀,才是真重。”赵君度苦笑。

    “给我看看伤口。”

    “不用看了,没什么大碍。这一刀她很有分寸,即没有伤到心脏,也没有动原晶。说倒底不过是皮肉伤而已。”

    赵君度顿了一顿,道:“她当日曾说,这一刀,还昔日因果。许多人都以为她说的是斩青阳王那一刀,实际上,我倒觉得,她是在说我。这一刀,她手下留情,就是还了当年不坠之城我想办法放你们出去那一件事。下次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再在战场相遇,就是真正的生死相搏了。”

    “为何如此?”

    赵君度皱眉思索,最后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事实上,为什么的这个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