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极王一番话,让宋子宁无言以对。

    席间沉寂片刻,指极王方叹一口气,道:“愈是上位者,家国二字的份量便是愈重。你现在也算是国之栋梁,应该有所体会。有些时候,明知道一些事有违本心,可是为了帝国,为了人族,还是不得不做。”

    宋子宁终于道:“就怕有些人拿着家国大义作旗帜,暗地里却是做些见不得人、谋求私利的勾当。”

    “利已之心,人人皆有。你若身在大位,又会如何做?能防得住天下人吗?”

    宋子宁皱眉苦思,片刻后摇了摇头。无论他怎样设想,总会有人钻得空子漏洞,做些祸国殃民,贪腐黑心的事出来。更怕那些不贪钱,却是借着由头做些损人不利已之事的家伙。指极王说的很有道理,防是防不住的。

    “那应该如何处置?”宋子宁这一次是真的虚心请教。

    指极王缓道:“无非两个字,一是堵,一是究。所谓制度完备,尽可能防微杜渐,就是堵字,堵住源头。但是堵不如究。所谓究,其实就是事后追责。有犯必究,无人例外。久而久之,许多人心中生畏,自然就不会做那些事了。若是一味去堵,只会让人人独善其身,最终无人做事。”

    宋子宁细细体会,只觉奥妙无穷。

    “道理讲完了,现在说说千夜的事吧。此事若不说开,怕你心里总会有个心结在。”

    “请王爷指点。”

    指极王缓道:“千夜此人,实于国于民都有大功,更是心在人族,过去这些年,帝国负他不少。”

    宋子宁鼻子忽然一酸,急忙忍住。

    “黑日山谷,若不是他力挽狂澜,帝国怕是已一败涂地。最终之战,我也看得分明,没有他与夜瞳之间的种种羁绊,还真是无人能制夜瞳。”

    宋子宁忽然心中有气,一时忍不住冲动,脱口而出:“所以你们先是想杀夜瞳不成,又利用千夜来对付她,就是算准了千夜性情,想要他们两个同归于尽,对不对?!”

    指极王默然片刻,方道:“子宁啊,家国二字重愈泰山。在它面前,没有什么是真正重要的。若说有愧,那自然是有的。但是我所做所为,皆是为了帝国存续,为了人族兴盛,若就这一点来说,我无愧于心。”

    宋子宁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片刻之后,方恨恨地道:“魏启阳那个蠢货,我跟他没完!”

    当日裴子君已经把事情搞砸了。若不是魏破天跑到墉陆,千夜多半不肯出战。

    “若是迁怒能够让你心下舒服一点,就去做吧。”

    “我还以为您老人家会劝我多多克制。”

    指极王道:“你心中舒坦了,办事才会得体。现下你手握重权,一举一动皆是关系到数十万将士生死,岂能轻忽?相比之下,牺牲个把人也没有什么。”

    宋子宁目光闪动,道:“有您这句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尽管放手去做。”

    “我那些事,可和家国无关,只是想了结私怨。说不定还要顺便给自己赚点小钱。”

    指极王莞尔一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么点小事,你就自己去办吧,无须问我。”

    吃到这个时候,席也差不多该散了。有些话虽然没有说透,但也足够了。千夜毕竟是半个血族,身份有异,如何能够树为挽狂澜于即倒的英雄?若是这样做了,帝国千年来的人心标准,岂不是一夜崩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