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宁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殷家别院有人能在秘法未破的情况下发现他的行迹,待看清是魏破天后,不由恍然,道:“等等”

    可是他后半句话被魏破天当面一拳就给堵了回去,魏大世子一脸狞笑,吼道:“等你娘的!趴下!”

    宋子宁皱了皱眉,伸手一掌向飞速而来的拳锋按去,同时整个人平平后退。他的秘法仍在运转,方圆丈许之地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落叶飘飘,飞花盘旋,宛若秋日。魏世子那石破天惊般的动静就被限制在这片区域内,丝毫没有外传。

    魏破天一拳被封住,当即发现周围环境有异,哪里还看不出宋子宁不想惊动外人的心思,不由冷笑道:“一个淫贼,还藏头藏尾的干什么?”

    宋子宁被连叫两声淫贼,脸色也沉了下去,“魏世子”

    魏破天吐气沉喝一声,拳出,原力光芒如星辰闪烁,这才道:“老子认识你吗?趴下再说!”

    宋子宁终于明了,眼前这个时常犯蠢却又偶尔奸猾的家伙,是非要装作不认识,把他当贼抓了。

    此时,两人交手之地的虚空中落叶如雨簌簌而下,几乎遮蔽了视线。魏破天一时间只觉得自己陷入了深秋的滂沱大雨中,五感都被浓重的秋意压制,每一拳击出就如同在泥泞中穿行般吃力。唯有千重山光芒映照到的地方才重新变得灵活起来。

    魏破天不由地缩了缩脖子,“他奶奶的,这年头淫贼怎么都这么厉害!难道我魏大少爷,今晚要输?”

    宋子宁闻言忍不住心头火起。他一心二用,又要应付魏破天,又要控制环境不让动静外传,貌似占了上风,却是越来越吃力。魏破天拳力极重,虽然不像千重山般能够穿透他的秘法,可接实一记也免不了气血翻腾,此消彼长之下,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宋子宁眯了眯眼睛,寒声道:“魏世子,你当真还要再闹下去?”

    魏破天哈哈大笑,“乖乖束手吧!”

    宋子宁一言不发,他的身形本就在漫天落叶中飘忽不定,此刻更是已经连移动轨迹都看不到了,上一刻在这里浮现,下一刻就在另一处隐去。在他身影停留过的地方,都有一片落叶亮起,轮廓线光芒闪动,宛若突然有了实体。

    凉风乍起,寒意侵人,那几片落叶恍若从无形的枝头脱离下来,晃晃悠悠的向魏破天飞去。这些落叶像是在逐风而舞,实则速度快得惊人,一眨间就落到了千重山的光幕上。

    魏破天顿时心生警兆,大吼一声拼命催动千重山,身周的原力光芒中居然有一座山峰雏形隐隐浮现。

    蓦然,几道仿佛利器用力刮擦着金属表面的声音响起。粘附在千重山上的落叶好像无着力处般往下滑落,发出这一记记让人头皮发麻的尖锐摩擦声,土黄色的光幕上出现三四道黑色划痕,虽然尚未穿透屏障,但这些痕迹竟然没能立时消去!

    宋子宁身形闪烁几次,更多的落叶飞起,魏破天不由骇然,叫道:“淫贼!不要啊”

    ‘轰’然声中,一道刚烈强劲的拳风从两人中间穿过,顿时天地一片干干净净。

    两人同时转头看去,旁边的房门不知道何时打开了,千夜静静站立看着他们,脸色说不出的古怪。而内院的门口处已经传来人声和脚步声。

    宋子宁最后全力对付魏破天的时候,当然再没有余力控制战场环境,因此魏大世子那记中气实足,又凄惨无比的叫声已然响彻殷家别院上空。

    魏破天抓了抓头,指住宋子宁,理直气壮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