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柏年小心翼翼地捧出黑漆木匣,放在一方锦锻上,然后搓了搓手,双掌之间升腾起淡淡的黄色光芒,渐渐扩展成一米见方的光罩,把木匣包容在内.

    魏柏年解释道:"这里面的东西想要保存得好,就不能见湿见光,所以鉴赏之时需用原力隔绝.让千公子见笑了."

    千夜稍稍感应了一下,那个光罩果然是内外隔绝.他心中不由微微一动,战将强者的一击或多或少都有影响领域的能力,而像魏柏年制造出这样一个光罩,显然对原力的控制已入化境.

    魏柏年此时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那方小小匣子上,丝毫不在意千夜的探察.他神情肃然如在进行一件十分重要的工作,落手轻柔地轻轻推开匣盖.

    漆盒中安放了一方玉架,四角有微弱的原力光芒偶尔一闪而过,显然是个原力阵列.玉架上铺陈着明黄锦缎,在正中央,端端正正摆放着一块烟墨.那是一块用过小半的残墨,剩下的半截上有三个清隽瘦长的小字:佶手制.

    魏柏年屏息俯身,凑近了那方半截烟墨,仔细看着,连眼珠都不转动分毫.

    千夜虽然早就知道里面是一块古墨,并且来历不俗,价值不菲,但看到实物后仍是十分奇怪,竟然会是用过半块的剩货?不过看到魏柏年那激动而认真的模样,千夜再有疑问,也明智地全吞进了心底.

    许久许久,魏柏年才直起腰,将漆匣盒盖关好,这才敢出一口长气,叹道:"极品云烟!居然还是当年佶王用剩下的.没想到这样的宝贝居然真会出现在我眼前!你可知这块云烟妙处何在?"

    千夜虽然看过了物品说明书,但他已经意识到,最好不要在魏柏年这种行家面前卖弄,于是只笑笑不答.

    而魏柏年也没有听千夜回答的意思,他这个问句似乎只是为了自己下面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开题:"这块云烟,从纹路上看是千里山河纹,应是佶王手制十三块云烟之一.它的好处,在于"

    魏柏年整整说了大半个小时,千夜只听明白了这位佶王是帝室血脉,乃前朝大家,以书画著称.手制墨,笔只是他兴之所致的玩物,其实算是小道.然而就是半块残墨,也价值万金.价格倒也罢了,关键是有钱也无法买到.佶王一应用具墨宝,早就成为帝室和高门望族的雅室珍藏,哪有出世的机会?

    千夜保持着静静倾听的姿势,心里却还是不能理解,就算是前朝大家的遗物,罕见而难得,又怎会让魏柏年这样的人一反常态.

    在千夜眼中,墨就是墨,做出种种花纹未免华而不实,在战场上根本没有任何用处.若是写份紧急军情,寥寥数行也就够了,简洁准确才有效,至于墨痕是否阴阳相趁,云蒸霞蔚,又有什么要紧?

    这种东西,也只有如魏柏年般自小出身高门望族的人才玩得起.

    魏柏年一直说到尽兴,才算罢休.这时他望向千夜的目光颇为不同,含笑道:"千公子果然是同道中人."

    千夜顿时感到背脊生汗,道:"我对这些其实并不怎么懂"

    魏柏年大手一挥,道:"千公子何必如此谦逊,光是拿得出这半块云烟,就足见有心!多少年轻人连听都只怕没听说过如此异宝."

    千夜被说得极为心虚,感觉自己脸上表情肯定有点僵.而魏柏年则谈兴一发不可收拾,随即开始大谈自己对大秦历史上各位书画大家的见解和喜好,这次已不仅限于佶王,而是把历代大家都点评了七七八八.

    看得出来,魏柏年对书画之道爱好成痴,在千夜几乎没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