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都是风平浪静。

    佣兵团总部地址选定后,断河城外远东重工矿区的种子们就开始分批向黑流城移动。从新址营造改建,到种子们的编队移动,还有所需后勤补给,都由宋虎一人包办。见宋虎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忙得几乎快要飞起来了,千夜索性把阿七和阿九都派过去给他当助手。

    这对双生少女在商团学到的经世之道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她们又都耐心细致肯干,没两天就能够独当一面,成为宋虎的得力助手。

    千夜只是每天晚间听一次报告,其余诸事全部放手给他们去做,他自己大多数时间都在静室修炼。千夜已经决定安置了佣兵团,就去荒野巡行狩猎,不仅是为了获取赏金以维持佣兵团运行,也是想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外面的形势。而在荒野中,最有保障的就是自身的实力。

    此刻,魏破天依旧在堆积如山的文件中奋斗着,而行踪消失了两天的魏侯不声不响地走进来。魏东明看到魏破天虽然仍是对着文件龇牙咧嘴,但落笔字迹却不见丝毫凌乱,不觉暗自点头十分满意。

    魏破天急忙站了起来,问道:“爹,您这么快就回来了?”

    魏东明显然心情不错,笑骂道:“你老子我多少大事在身,哪有许多时间在这弹丸之地耗着。不过这几天我四处走走,看局势还算平静,说明你处理政务还是用了心的。”

    魏破天苦着一张脸,道:“这些鸡毛蒜皮的零碎,可比打仗烦多了!”

    魏东明脸一扳,再次开始训话:“你将来可是一家之主,哪能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这次既然你柏年堂叔不愿意接任师长之位,那我们慢慢把这片防区交还给远征军就是。当然,也不能就这么平白地给他们,总要让他们好好地出点血才行。”

    说到这里,魏东明脸色转为缓和,道:“我已吩咐人安排行程,你过几天就先跟我走吧。老祖宗很是想念你,你也提前和那几个女孩子见个面,选个中意的,也好让你老子我早点抱上孙子。”

    不料魏破天道:“六堂叔已经答应留下来了。”

    魏东明顿时大吃一惊:“什么?柏年要留下来?!”

    魏破天摊手道:“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六堂叔前两天还无论如何都不答应,昨天突然告诉我决定留下来。今天他已经去巡视外围的各处哨所了。”

    魏东明犹然难以相信:“这绝无可能!他明明已经说好了......”

    说到这里,魏东明当即住口,魏破天却已醒悟过来,盯住自己的老爹,眼神中全是不善。

    当魏东明晚间遇到魏柏年的时候,已没有太过惊讶的表现。他这个堂弟向来淡泊随性,既然对永夜大陆有了兴趣,又能收进一件心爱之物,魏东明自然不会反对,只是魏家在此的布局却是要做相应调整。

    兄弟两个在处理类似事务上已有多年经验,魏柏年把资源和人力需求及安排简要说了说,魏东明一一听过后,先做出口头授权,回家族后再记档,这件事就算了结。

    魏东明这才说到他这两天出门的收获之一,“我已知道背后那人是谁,宋阀的七子,宋子宁。”

    既然魏破天不说,魏侯当然不会去明着问儿子的亲信,无论什么原因,一仆都不应该有二主。而远征军肖令时那边就更不可能透露。

    但这世上任何事情只要做了就不可能全无痕迹,只要顺着武正南背后那些庞大的利益渠道摸一摸,就能从变迁中窥得蛛丝马迹。况且魏侯也并非查案般需要拿到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