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抱着少女从百多米开外的水面下窜出,一层淡淡绯色原力光芒笼罩着他们.少女身上干干净净的,他却被水汽打湿了半边衣服.千夜虽然能超越等级做到原力外放,可毕竟不够稳定,况且他此刻的黎明原力只剩下小半了.

    少女好奇地伸出手指戳了戳原力光芒,看着自己葱尖般白皙的指头穿过如霞光般的绯红.即使指端完全没有实质性触感,但她体内的原力结晶却在微微颤动,仿佛被眼前这个少年身上盎然的生机催发出共鸣.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好像纯然黑白的单调世界突然有了颜色,开始缓缓绽放生命.

    少女把微凉的脸颊紧贴上千夜的肩颈,呼吸全都轻轻吹在他的肌肤上.千夜此时根本没空管她的小动作,不断寻找着水中大石为落脚点,在河面上纵跃,一路远去.

    千夜疾奔的身形忽然一滞,他听见瀑布那个方向隐约传来人类的惨叫声.

    "你的护卫呢?"

    少女摇了摇头,发丝蹭在千夜的脸颊上,带来一阵撩到心尖上的微痒,"我偷跑出来的,家里家里逼我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她的声音轻轻小小,有种泫然欲泣的委屈.

    如此柔弱天真的少女,却无端遇上这种命运,只要稍有血气的年轻人听了无不会愤怒.

    千夜沉默了一下,然后问:"你家是有别院在这附近?"

    他这话问得自有道理,赵阀离这里最近的城市还在六百多公里外,一个没有原力的少女就算会驾驶车辆,也不太可能孤身到此.然而什么样的家族才有能力,把别院建在人族和黑暗种族疆域交界处的山区里呢?

    少女使劲眨眨眼睛,在千夜看不到的地方抿了抿小嘴,这个表情立刻给她原本柔弱天真的气质渲染上一层活泼得不太搭调的神彩.

    此时,千夜放慢了奔行的步伐,他已经离开河流,翻过一片连绵起伏的丘陵.从这里开始,千夜一边跑,一边顺手做点简单的预警或迷惑装置.

    他选择的这段路上,大量生长着一种名为刺蝶的蔓生灌木,它们的针状叶子会散发出能够驱赶昆虫的异味,这种味道对人类的普通嗅觉来说不明显,可如果嗅觉灵敏的生物就会受到很大干扰,比如血族.

    千夜知道血族子爵应该已经记住了自己的血气味道,然而少女只是个普通人类,气息本就微弱,经过长时间的河流水汽冲刷,再通过大片刺蝶的滋生地,肯定留不下什么可以被追踪的痕迹.接下来,两人只要分开,扎伦就会失去少女的行踪.

    大约一个小时后,千夜抱着少女攀上一座坡度并不陡峭的矮峰,然后在一个山洞前停了下来.

    千夜把少女放下来,摸了摸她的袖子,虽然没有被河水打湿,但依然潮气很重.他从背包的防水夹层里拿出工具,点燃一堆篝火,然后走出山洞,在周围布置起来.

    少女站在洞口,好奇地看着他忙碌.

    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们.从那声惨叫,千夜猜测扎伦很可能遇到了其他什么人,但是看少女毫不关心的反应,似乎也不是她的护卫.无论瀑布上面发生了什么,能够争取到的时间也最多两三个小时而已.

    千夜现在能做的只是布设下防野兽的机关,并且尽快把自己的痕迹消除掉,以期这个被无辜卷进来的少女,在他引走血族子爵后,能够平安脱险.

    至于少女与家族的矛盾,如果没有血族子爵这个要命的威胁,千夜或许还能问问看她想去什么地方,并且帮她一把.现在却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