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强之战,千夜因为提前扫掉了宋子安,所遇对手明显战意低沉,因此轻松取胜。

    宋子宁却对上了宋子安那名客座武士,由于昨天一战,两边已经彻底撕破了脸,那名客座武士一上来就连下杀手,甚至不惜以伤换伤,显然要置宋子宁于死地。

    然而宋子宁在这一战中终于展现出惊人战力,他用的是宋阀秘传战技:烽火传薪枪,这门适合沙场群战的枪法,在他手中已有金戈铁马的破军之威,双方并没有缠斗太多时间,那名客座武士就被直接绞杀当场。

    这是本次武功大考第一场出了人命的战斗,不过四座寂寂,已经没有人再非议。宋子安再折一员大将,损失可谓惨重。

    四强至此产生,千夜将对阵宋子齐,宋子宁的对手则是宋子承。

    宋子齐刚跨入战将门槛,战力还差宋子安一截,而千夜服过天风玉露酒后,晋入九级。此战毫无悬念,千夜甚至连瞳术:掌控都用不到,一顿乱剑,就将宋子齐破防斩伤。

    要不是宋屠在一旁虎视眈眈,千夜很想给宋子齐留下点残疾。不过现在,宋子齐也得在床上躺个三五日下不了地。

    宋子宁和宋子承之间却爆发一场大战。

    宋子承身为阀主长子嫡孙,常年牢牢占据继承人序列第一位,资源远胜宋子宁,原本应该在原力、战技和武具方面占据全面优势。然而双方一亮相,大家才发现宋子宁已经换过装备,居然是清一色的六级战具。

    即使是以豪富闻名的宋阀,也是人人动容。宋子安仅武器是六级,宋子承也不过有两件六级防具而已。安国公夫人在大考开始前,众目睽睽之下给了宋子宁一个六级的一次性防御戒指,其实就是为了让他在擂台上保命用的。

    因为谁都知道,宋子宁父系母系不显,未来的妻族还是士族,根本没有什么积累。以他现在的宋阀继承人序列排名,能够分配到的资源和收益,不要说一整套六级装备,能凑满四级防具和五级武器就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一众长老也知道宋子宁有个名为宁远集团的私产,但是成年的宋阀本家子弟,又有谁手中没有几个工厂作坊的?可若是这套战具来自那个私产,就说明规模已经做得着实不小。他独立主事这才几年?

    一瞬间,许多长老心中都有了异样感觉。

    安国公夫人忽然问道:“仲年,子宁也是你那一支的,身上那些小玩意是什么来历?”

    阀主宋仲年也在看着宋子宁,闻言沉吟一刻,方道:“依我看,这些武具应是部分出自他名下私产的积累,部分是通过人脉筹措。”

    筹措就相当于借钱了,然而宋阀众长老却纷纷点头。能借到钱也是本事。

    “子宁这孩子,倒是越来越不错了。”老祖宗此言一出,好几名长老的笑容当即有些僵硬。

    宋子宁这一战与上一场的绝杀风格完全不同,面对宋子承攻守兼备的“绣衣刀术”,甫一出场就张开了“三千飘叶诀”的领域。

    此刻场中方圆十丈之地,落叶纷飞,夹杂丝丝雨意,恍若深秋。虚空中无数细密如牛毛的原力具现,上一刻密织成网,防御得密不透风,下一刻感应到外来原力攻击,又被引动化作风刃,回旋反击。

    观战的宋阀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弟没几人见过这门已有数百年无人练成的秘法,长老们却对此多少有些了解,于是众人神态各异,不过这次他们好像都各有心事,连交谈也少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