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依旧猛烈开火,巡逻炮艇虽然在拼命逃窜,仍被打得摇摇欲坠,艇身上下到处都在喷吐火光和浓烟,随着又一大块钢铁脱落,炮艇开始在空中打转,明显失去了控制。。].

    南华眼见巡逻炮艇就要坠毁,自己却还一记没打着,急得站了起来,抱着那挺机炮就是一通扫射。只是相距遥远,她那串炮弹都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

    巡逻炮艇终于支持不住,燃烧着坠地,随即一声猛烈爆炸,滚滚浓烟直冲上天空。

    后面两架浮空艇才飞到半途,见到这一幕,吓得立刻掉头返航,连拉升都免了。黑月能够在数千米外干掉军用巡逻炮艇,也就能够干掉飞在千米高空的浮空艇。

    “看来没得玩了。”宋子宁摊手,他随即扬起手中战枪,高喝道:“其余车辆,按计划行动!”

    后面六辆远古巨兽再次启动,向着郡城方向开去。三座车载炮并没有收回去,炮口分别转过一个角度,指向道路两侧,虎视耽耽。

    远方军营中烟尘四起,一片混乱之后,军营大门打开,从里面涌出数十辆战车,还有上百辆运兵装甲车,如一道钢铁洪流,向着暗火车队滚滚而来。

    千夜对南宫大军视而不见,而是运起原力,放声喝道:“南宫远望,南宫镇,给我出来!别只会让手下过来送死!”

    这一声喝轰轰隆隆,有如雷鸣,虽然相距遥远,却在南宫世家每个战士耳边炸响。

    在队伍中央,安坐指挥车上、正闭目养神的南宫镇双眼微开,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凝重。远远传来的喝声,竟让他有种隐约受到威胁的感觉。

    只不过对方既然公开点名叫阵,以南宫镇的身份地位,却不能不作表示,当下冷笑道:“一群小辈,何须劳动二长老?有本座出马,收拾你们绰绰有余!”他并没提高声线,声音却清晰无比地传到了千夜那边。

    闻听此言,千夜和宋子宁交换一个眼神,已然有了默契。

    宋子宁回头对南华说:“一会你拖住对方的那两个战将,段浩的小队会为你做辅助。”

    南华本想抱怨,转念间不知道想了什么,就点头答应下来。

    宋子宁回头又向黑月比了个手势,指了指铺天盖地而来的南宫世家战士。黑月点了点头,然后又非常认真地搓动手指,作出数钱的手势。

    饶是以宋子宁城府之深,看到这个高胡小妞数钱手势之娴熟,神情之庄重,也不禁一怔。但七少身家丰厚,生性风流,最怕女人不谈钱。只要肯开价,一切都好办。

    宋子宁当场就应承下来,毫不犹豫。如此豪爽气度,立刻让黑月双眼一亮。

    相距数百米时,南宫镇即飞上天空,居高临下,俯视着对面丝毫不曾减速的暗火车队。他双目如电,在千夜、宋子宁等人身上一一扫过。

    千夜被他目光触及,立时有种全身上下都被看透的感觉,心中微凛,知道这些成名已久的老牌强者,手下都是有真本事的。

    然而南宫镇心中震惊远甚于千夜,他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位传说中的黑流城城主,对方刚刚催动过原力,九处节点光芒清晰无比,说明这个给家族战队造成惨重伤亡的年轻人竟然真的还不是战将。

    这甚至比看不清对方等级,或是发现千夜身怀秘法还要让他吃惊!

    连战将都不是,就能够杀透中军,斩杀一等子爵路德;连战将都不是,就能够接南宫远望一击而不死,事后还能从容遁走。这样的人一旦跨入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