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剧变

    日夜缓缓交替,浮空艇已到了永夜渭阳城。这座连接帝国本土和永夜的第二枢纽城市依然车水马龙,千夜这次没有多做停留,只找到宁远集团在这里的分支机构,给宋子宁发了一封信。

    浮空艇在渭阳城做简短停留补给之后,即向铁幕飞去。它的目的地并非黑流城,而是赵阀在血战战场的基地。千夜将在那里补充物资给养,重归铁幕,加入危机重重的赵阀战区。

    浮空艇上,千夜闭目养神,动也不动。

    这艘浮空艇性能优异,在天气好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艇身的颠簸。如果不是太玄兵伐诀修炼时动静太大,引动虚空原力会影响到浮空艇的飞行,都可以在这上面修炼了。

    艇长中途走进船舱,报告说目前距离基地不过几百公里,大约两个小时不到即可抵达。千夜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这是最后一段路了,行程十分顺利,没遇到任何变故。

    当然,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艇身上赵阀的族徽。铁幕之外,攻击赵阀的浮空艇,基本等同于找死行为。

    就在艇长准备返回控制室,千夜双眼再次渐渐闭上之时,整个浮空艇突然毫无来由的剧烈震动。千夜闪电般伸手抓住扶手,就此把自己固定在舱壁上。可是艇长就倒霉多了,摔倒在地,碰了个头破血流。

    这不过是皮肉轻伤,并不要紧。千夜顾不上扶起艇长,飞扑到舷窗边向外望去,立刻全身剧震。

    原来还晴朗高远的天空,不知何时竟布满了大片的乌云,如同煮沸的水般不断翻涌。而乌云之后,熟悉的天鬼气息正源源不断涌出。

    千夜是真正大吃一惊,他参加血战多时,如何认不出头顶乌云就是见惯了的铁幕?可是之前军部就明发消息称铁幕范围已经稳固!况且此地距离原本的铁幕至少还有数百公里。

    然而天空中不但铁幕在迅速扩张,天鬼那庞大无极的意志也不断在天地之间掠过。在这堪比天地之威的恐怖力量面前,即使强如千夜,也难以承受威压,甚至行动都有些困难。这还是天鬼无意识的情况下,假如被意识锁定,根本就会动弹不得。

    千夜心中一片冰凉,他在铁幕下接触过天鬼意志,与眼前一比,那更象是天鬼本能的反应,它真正意识并没有出现。如果说那时候的天鬼是在沉睡的话,现在的天鬼就已经醒来,并且开始活动。

    就在这时,一道无比冰冷森寒的意志降临在浮空艇内,瞬间扫遍每个角落。千夜只觉全身上下如同被零度海洋最冷的水冲刷而过,转眼间手指足尖就失去了知觉,一下跪倒在地。

    在这道冰冷意志面前,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千夜从内到外几乎被它浸透,只是在最危险的时候,黑之书上骤然升起一道淡淡黑色光幕,将他的血核、血气和原初之翼都覆盖在内,隔绝了冰冷意志的窥探。

    天鬼意志瞬间降临,又倏忽远去。它就如无形寒潮,没有丝毫遗漏地扫过天地间每个角落。

    直到天鬼意志离开,千夜身体才逐渐恢复知觉,慢慢站起。但这时浮空艇颠簸越来越强烈,连航线都出现了变化,开始斜斜向大地栽去。千夜立刻意识到艇员们也被天鬼意志震慑,失去了行动能力。

    他一把拎起仍趴在旁边动弹不得的艇长,冲出客舱,进了控制室。果然,室内的艇员们全都瘫倒在地,不断抽搐,有的甚至口鼻流血,眼看生机越来越弱。

    千夜扑到控制台前,拉动操纵杆,先行加大动力输出,把飞艇拉平,然后对艇长吼道:“指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