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千夜没有说话,威廉耸耸肩,道:“好吧!既然你都能杀掉这么多人,那在铁幕下打败一个三等伯爵也并非不可思议,不过”

    “你杀了奥夫,无论是出于什么理由,”威廉的声音突然低沉冰冷,维京人风格的英俊五官失去笑容后,自然而然地带出一股凌厉杀意,“而我出自群峰之巅,既然让我看见了,那么就一战吧!永夜和黎明,是永远的敌人。”

    千夜不怎么意外地点了点头,缓缓提起东岳,说:“没错,永夜和黎明,是永远的敌人。”

    “是的,记住这句话!”威廉气势不断攀升,转眼间已经达到铁幕能够容许的极限。

    千夜这还是第一次与威廉正面对峙。即使西陆偶遇的那次,威廉为阻拦他跑路,放出了领域威压,也没让他有什么太过危险的感觉。

    直到此刻双方真正敌对,千夜才感受到了威廉的可怕实力。

    他就是站在那里,论气势并不比南宫镇,门罗老伯爵强出多少,毕竟铁幕之下这些超限强者们能够发挥的战力都有极限。然而威廉带来的压力却不知比门罗老伯爵高出多少,也远非南宫镇可及,甚至就连南宫远望也要逊色一筹。

    真视之瞳下,可以看到黑暗原力贴着威廉的体表快速流动,不断有细微爆炸,显然他一旦攻击,瞬间爆发力将会极为可怕。然而就算千夜知道威廉随时可能出手,视野中的黑暗原力却仍是浑然一片,竟然丝毫没有显露攻击意向,也就无从抓到破绽。

    至此,千夜平生所遇之敌中,如威廉这等水准的已是寥寥无几,或许就连暮色也要逊色一筹。

    千夜面色凝重,心中已是不存丝毫侥幸。他三吸三呼,全身原力运转,血核也开始强劲脉动,燃金之血流转全身,让体内每个角落都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

    在他身后,一双金色羽翼的虚影缓缓舒展开来,原初之枪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发出致命一击。面对威廉这等大敌,任何保留实力都形同找死。

    虽然原初之枪一旦落空,千夜就将落入任人宰割的境地,可是在等级超过自己三级以上的敌人面前,若是败了恐怕也会连跑也跑不掉。

    当原初之枪就绪的刹那,威廉全身一震,身后竟然隐现金色巨狼虚影,不过随即被压了下去。在这一刹那,威廉差点被强烈危险直觉刺激得现出天赋形态。

    威廉凌厉的神色变得异常凝重,连原本外露的杀气都敛去了,一双蓝灰色眼睛中满是认真和专注。从这一刻起,他已经把千夜当作值得尊重,需要全力应对的大敌。

    威廉拔出那把老式双管手枪,伸了伸左手,戴上一只式样古朴的青铜色拳套,开始绕着千夜缓缓踱步。

    千夜反而一动不动,东岳剑锋斜指地面,竟无一丝颤抖,只有绯色原力光芒在剑身上如水般流动。

    两人一静一动,就这样对峙起来。

    城堡大厅内,气氛越来越压抑。过了一会儿,这份压力渐渐化为实质,东倒西歪的尸体开始自行移动,许多装饰物件轻微地震动起来,甚至自行扭曲变形。

    压力越来越大,噼啪声中,墙内的管道一一破裂,喷出海量蒸汽,整个大厅很快就白茫茫一片,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如此高温蒸汽几乎可以把人烫熟,然而千夜和威廉恍若毫无感觉,仍在无休无止地对峙。

    城堡后方突然响起猛烈轰鸣,动力塔在爆炸声中缓缓倾倒。过量蒸汽泄漏,终于让精密运行的动力塔无力承受,那些长时间超负荷转动的部件开始一一崩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