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并不是十分清晰,时时扭曲,不过还能够看得出亚伦正站在宝座上,如同癫狂般挥舞着手臂,歇斯底里地吼着:“去把他给我带回来”

    “不用,我已经来了。”

    千夜在影像中出现,他步入城堡大厅,拔出东岳,遥遥一剑斩向亚伦!

    画面到此嘎然而止。

    夜瞳怔怔看着那颗已经失去所有光泽的红宝石,久久不动,脸上看不出愤怒,也没有伤心,神情就此凝停。

    “殿下?”伯爵顿时一惊,小心地唤着夜瞳。

    他连唤了几声,夜瞳才回过神来,问:“刚才那些影像确认过真实性了吗?后面还发生了什么?”

    “抱歉,殿下,回溯的影像就只能到这里了。不过我们的人已经仔细检查过现场,并且检验了亚伦子爵的尸体。结论是你刚才看到的都是真的。”

    夜瞳恢复了平静,问:“也就是说,的确是这个人杀了亚伦?”

    “是的。而且我们已经初步确认了他的身份,此人名为千夜,原本在帝国远征军里任职,事实上是黑流城的城主,血战期间,他投入了赵阀,或至少与赵阀在合作。”说到黑流城这个地方,伯爵的面色变得有几分不自然。

    对于参加过永夜最近几次大战的黑暗种族来说,黑流城已经变成一个十分不祥的名字。先有黑翼君王宝藏之战魏柏年使得黑暗大军改道,再有铁幕血战宋子宁以孤城击溃黑暗联军,紧接着人们又发现,铁幕之下近乎纵横无敌的一对帝国新星,其中的千夜居然也是出自黑流城。

    “千夜”夜瞳轻声念着这个名字。

    这名伯爵面有忧色,他很清楚亚伦和夜瞳之间的感情。可以说,亚伦在门罗氏族的地位,全都来自于夜瞳对他无条件的支持。现在亚伦突然被杀,再加上近来门罗氏族和夜瞳受到的种种压力,他很担心这位王女再也承受不住,做些傻事出来。

    他宛转劝道:“殿下,这个人千万不可小看,特别是在铁幕之下,他或许比赵君度还要危险。报仇也不急于一时,等铁幕正式消散,我们必然能让他以血还血。”

    夜瞳慢慢闭上眼睛,说:“我明白。”

    伯爵心情并没有由此变得轻松。在过去一个月中,千夜早就用无数黑暗种族天才强者的尸体证明了自己的可怕。门罗在那个城堡配置的力量绝对不弱,又有地形之利,结果却被千夜找上门来杀了个精光,只有镇守局面的一位三等伯爵重伤逃出。

    血战至此,黑暗种族一方对千夜和赵君度早就有所研究。千夜虽然等级不及赵君度,战技也不若赵君度那样无瑕可击,但是他出手威力极大,完全走强攻硬砸的路子,在铁幕之下,这种力量根本就是无解的,就连等级超限的黑暗强者也难以承受正面攻击。

    所以千夜和赵君度各有擅长,伯爵以下遇到赵君度基本就是有死无生,没有秘法就连逃生都很困难。而伯爵以上的超限强者们,则更不愿意碰到千夜,那样的力量简直就让人郁闷。

    夜瞳是门罗这一代最强天才,回归氏族后短短几年中她的发展也让长者们极为满意,她还是一系列潜在重大交易的筹码,一旦和千夜死拼而有所损伤,可不是门罗愿意看到的。况且黑流城简直是一个对黑暗之民下过诅咒的地方,就连伯爵本人都不愿意靠近那座城市。

    夜瞳轻轻吐了口气,说:“没有其它事情的话,我就先下去了。”

    在她身后不远处,安静站立数十名黑暗种族强者,这时看到夜瞳的手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