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君王 章九十 无法印证的消息(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在停泊的浮空艇俨然是一座小型船楼,壁刻浮雕,极尽夸饰,就连风帆都缀着繁复的褶边,将血族的奢靡华丽发挥到了极致。艇身上镌刻着血族第六罗纳德氏族的七芒星法阵徽记,而整体的紫罗兰色加上铂金镶边,则表明乘坐这艘浮空艇的是一位公爵。

    浮空艇刚刚停靠好,舱门才打开一半,忽然远方云端出现一团血色光芒,刹那间就到了广场上空,随后急降,如一颗流星砸落下来。

    广场上骤起狂风,环境原力变得狂暴紊乱,刹那间连天色都仿佛暗了一暗。那艘刚刚停稳的浮空艇猛地被狂风掀起,兜兜转转抛飞到了数百米之外,打开的舱门里更是甩出数人,凄厉叫着,落向下方的深渊。

    浮空艇上层瞬间飞出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一个盘旋就将所有正在坠落的艇员抓起,然后飞到广场上。

    “是谁在和我为难&无&错&?”那人的声音低沉仿佛蕴含雷霆。

    广场上风暴渐歇,中央那道血色光芒散去,露出梅丹佐的身影,阴恻恻的说:“是我,怎么,斯卡拉第,你要和我争抢位置吗?”。

    罗纳德氏族的斯卡拉第公爵大惊,立刻后退致意,“原来是尊敬的梅丹佐陛下!请原谅我的冒犯!”

    在血族君王中,梅丹佐实力或许不是最强,睚眦必报却闻名于整个暮光大陆乃至永夜议会。不过这一次梅丹佐出奇地没有为难斯卡拉第,只是摆了摆手。

    斯卡拉第退到广场边缘才把自己族人放下,也没让浮空艇重新靠港。他站在原地,静候梅丹佐先行。

    梅丹佐没有立刻举步,抬起头先看了看古堡上方那最古老的徽章。徽章中央是一轮血色满月,下方则是鲜血长河。那是所有血族共同的标记,血色圆月喻示第一滴血,也是所有血族的起源。

    在这个徽记之下,才是十二古老氏族的徽章。而在十二氏族之外的部族,哪怕再强大,也没有列名于上的荣耀。

    这里是白山城堡,永夜大陆上的血族大本营,也是所有血族共用的一个基地。

    梅丹佐的目光落在最前方玫瑰和蛇的徽记上,接着一个个后移,直到第四德库拉氏族的荆棘城堡。而在门罗的恐惧之花曼陀罗徽记上,他的目光停留得格外久。

    随后梅丹佐向前走去,眼角余光扫到悬空广场上的雕像,脸色迅速阴沉下来。每次来到这个地方,无光君王的心情就会变得十分糟糕。

    那些雕像是血族历代君王,很多人的事迹已经随着二代始祖们失落的记忆消失在历史中,只留下由古符语法阵保护的雕像和名牌。

    但是他们矗立在这里本身,就证明了曾经拥有的辉煌,因为不是每一位君王都有资格在这座广场上树雕像,他们每一个都是自己时代的天骄,具有让所有氏族,包括敌人们认同的强大威能。

    在当前还能够活动的血族大君中,就只有其中两位的雕像。一个自然是夜之女王,另一个却并不是梅丹佐,而是青之君王雷诺。

    其实数百年前,青之君王的位置上原本树立着黑翼君王安度亚的雕像。随着安度亚和夜之女王交恶,最后变成不可调和的矛盾,接着又长时间失去消息,他的雕像才被取代。所以严格来说,现在的这座雕像是不足以和夜之女王并列的。

    即使如此,梅丹佐也没能让自己的雕像立在这座广场上。而在可见的未来,这里依然不会有梅丹佐的位置。

    梅丹佐满脸阴霾,目不斜视地走进了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