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千夜倒真是有些疑惑。在他看来,也不太容易找得出比这个迷糊小家伙更无害的生物了。

    “我在她的血液里,闻到了古老血族的味道。虽然很淡,但是她身上确实有我们血族的古老血脉。”

    “什么?这是真的?”千夜吃了一惊。

    “不会有错。”夜瞳十分认真。

    千夜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沉吟不语。

    南宫小鸟出身自南宫世家,上溯也是家族中的嫡系,怎么可能会出现血族的血脉?如果血脉淡些还不要紧,但是如果血族血脉较浓,就有觉醒的可能。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南宫小鸟就会渐渐转变为一个血族。毕竟和血族相比,人族天生的血脉力量要差很多,在这种斗争中往往会败下阵来。

    千夜已经和血族战斗了十几年,得到血气也有数年时间,可以说最清楚血气的威力。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又是一阵烦乱。按照帝国法令,如南宫小鸟这样混有血族血脉的人一旦被发现,立刻就会被烧死,以绝后患。

    可是南宫小鸟一直为黑流城尽心尽力,要不是有她在,宋子宁也没有那么…2容易就守得住黑流城。而且她或许对自已拥有血族血脉的事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又让千夜怎么能按照帝国那冷冰冰的律法来对她?

    从另一方面来说,千夜自己就身怀血气,甚至还凝结了血核。而就在他旁边,还有一位血族的原生种,昔日门罗氏族的王女。

    夜瞳安静的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千夜吐了口气,问:“还有谁知道这件事?”

    夜瞳摇了摇头,说:“应该没有。”

    千夜松了口气,点头道:“这就好,记得不要告诉任何人。”

    夜瞳眼中流露出一丝喜悦,不过并没有让千夜察觉,只是点了点头。

    不过千夜眉头依旧锁在一起,既然南宫小鸟身上有血族血统,不论稀薄与否,都是致命的隐患。好在目前看来,南宫小鸟身上的血脉应该非常稀薄,否则的话相处了这么久,千夜也不至于毫无所觉。

    夜瞳犹豫了一下,又说:“千夜,小鸟的事没那么简单。我从她血液里觉察到了一点始祖的气息。”

    “什么?”千夜大吃一惊。这一惊,比知道南宫小鸟有血族血脉还要厉害。无论什么人,无论什么事,只要和血族始祖扯上关系,就是巨大的麻烦。

    千夜镇定了一下,问:“能知道是哪一位始祖吗?”

    夜瞳点了点头,说:“是门罗的始祖,黑翼君王安度亚。小鸟血中的气息虽然非常微薄,但是我不会弄错。”

    “安度亚?南宫?”千夜脑海中如有一道闪电划过,瞬间想起了得到安度亚传承时,安度亚曾经要求自己去寻找南宫语晴的后人。

    当时千夜曾经查过南宫世家的历史,里面并无叫南宫语晴的女人。此后千夜拜托宋子宁去查时,也没有找到南宫语晴的下落。千夜也就以为这个人和南宫世家无关,就算真有关联,估计也是不知道多远的分支的人。南宫世家也是传承久远,几百年内家族本家分支上上下下少说也得有几十万人,这却到哪里查去?

    所以千夜后来就没有特意去查,哪天缘分到了,自然就会遇上。只是万万没想到,南宫小鸟会与这件事有关。

    千夜沉吟许久,觉得还是要找南宫小鸟问个清楚,于是和夜瞳说了一声,就出了门,去找南宫小鸟。

    当千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