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把酒吧中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朱幻猛地站起,喝道:“看什么看,都老实喝你们的酒!”

    她这一声叱喝,效果格外的好,几乎所有人都立刻挪开了目光。

    如此情景终于让千夜看起来认真了些,澄澈如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好奇,“他们看起来很怕你?”

    朱幻没好气地道:“如果你拎回来一个二等子爵脑袋,他们也一样会怕你的。怎么,现在还认为我没有资格和你一起战斗吗?”

    千夜倒是有些意外,在迷雾森林这种对人族天然不利的见鬼环境中,十二级的人族战将想要斩杀一名二等黑暗子爵也还是有些难度的。朱幻能够独自拎回来一个子爵脑袋,确实够凶悍。

    不过他仍然摇了摇头,说:“我习惯了一个人战斗。”

    至此,朱幻也无话可说,只是瞪着千夜,满眼怒火。不过她出奇地没有发作,没好气地道:“那你还在这呆着干什么?”

    “等啊。”

    “等天黑。”

    朱幻有些莫名其妙:“等天黑干什么?”

    “出战。”

    “天黑出战?你”朱幻本想说你疯了。众所周知,黑暗种族大多有黑暗视觉,夜战有天然优势。就是她这样经验丰富的猎人,也不会轻易选择夜战。

    千夜笑笑不答。

    朱幻想了想,恍然道:“你是为了防备卢杀那些人?”

    千夜仍然没有回答,如果她愿意这样想,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他一口喝完杯中酒,说:“天快黑了,我该走了。”

    看着千夜离去的背影,朱幻站起来想要说什么,却还是颓然坐了下去。

    虚空浮陆上不是每天都能看到世界之巅的太阳,日夜交替倒和其它大陆没有什么区别。此时天光渐暗,千夜独行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大路尽头,前方是一片浅灰色迷雾。

    基地墙头上,杜利吐了口气,转头道:“老大,难道就这么让他走了?”

    卢杀抱臂站着,宛若石像,良久才低沉地道:“这个千夜,说不定有可能跟我们争战功榜头名。”

    杜利明显一呆,然后失声道:“就凭他?一个十级的小崽子?这次是真正的战争,可没什么等级限制!”

    “这人不好对付。而且我听说,他和赵阀关系很深。以后不要随便招惹他,听到没有?”说到这里,卢杀瞪了杜利一眼,顿时让他往回一缩。

    杜利犹豫道:“可是这次李家给战功榜头名的奖赏可是那样东西。这小子真有本事和我们抢?我们每个人的等级都至少比他高三级啊!”他想想不甘心,又嘟哝,“赵阀的人怎么会到这里来,李家又怎么会给赵阀的人开这么高的报酬……”

    李家这次招募客卿名单上,千夜赫然位于前列,与丰厚待遇相比,他那个十级战将的等级着实刺眼,不服的肯定不止杜利一人。只是能活着取得今日成就的自由强者就没笨的,千夜这种人一看即是背/景复杂,若无利害,谁也不会为了一点意气就去找他麻烦。

    卢杀沉默片刻,方道:“这世上的事可说不准,不过他要是真敢和我们争镜水涤生,那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千夜在夜色中不疾不徐地走着。他早就感觉身后有数道目光盯着自己,直到踏入林中。

    最初选择迷雾森林战场的时候,千夜并没有多想,然而敬唐李氏表现出异乎寻常热情,他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