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深处,一艘血族华丽战舰无声无息地跃出,向着远方若隐若现的浮陆飞去。

    舷窗前,立着一名纤瘦的男人,紧紧裹着华丽黑袍,如同畏惧寒冷。在他周围,立着十余名血族,各有不凡气象。他们的衣领处,都饰着一朵缠绕着蛇的镶金玫瑰,那是第一氏族帕斯的标记,也是夜之女王的象征。

    其中一人高壮如铁塔,和普通血族的体型截然不同。他踏前一步,说:“圣子,浮陆很快就要到了。不过,我们真的要违抗议会的命令吗”

    舷窗前的男子缓缓转身,露出一张苍白之极的脸,空洞的眼眸深处燃烧着血火。看面容轮廓,依稀就是血族圣子爱德华,可是和以往相比,他消瘦了太多,简直形如骨架,而且还在不抑制的微微颤抖。

    尽管虚弱得象是被风吹一下就会倒下,可是当爱德华转过来时,虚空中如有血色闪电划过,许多血族都下意识地后退,只有寥寥几名最强者勉强能够稳立不动。

    “不要管那些老家伙,他们活得太久,胆子也变得太小了。”爱德华的声音也变得沙哑难听。

    那壮汉道:“可是您依然在刑罚期,并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爱德华沙哑地笑笑,说:“赵君度的修为本来就, 比我弱,现在我这个状态,勉强算是相当吧。如果连和弱小人族公平一战的勇气都没有,我们又算什么圣族我又算什么圣子”

    血族的孤傲清高闻名永夜,听了这话,在场众多血族强者顿时激动得双眸涌动血色,差点进入沸血状态。

    这时一名血族忽然咦了一声,指着舷窗外,失声道:“那,那是什么”

    在他手指的方向,安静地航行着一艘纤长如柳叶的战舰,它的线条无比优美,周身毫无装饰,在虚空中无声无息地前进着,若不是众血族都是强者,差点要误以为那艘战舰根本没有移动。

    这艘幽灵般的战舰偶尔会闪烁一下,每次闪烁都会变换方位,向前方移动一小段距离。在虚空中,眼睛看到的一小段距离实际上相当遥远。这倒也罢了,关键是这艘战舰那诡异的行进方式,顿时让所有血族都想起了一个尘封在记忆角落里的传说。

    “难道是那艘船”一名血族子爵竟然连声音都在颤抖。

    可是没有人嘲笑他,就连圣子爱德华也呼吸有些急促。

    片刻难言的沉寂之后,才有一名伯爵打破沉默,缓缓地说:“有一艘战舰是这样行进的,也只有一艘战舰这样行进。而这艘船的主人,不曾变过。”

    爱德华终于开口,声音中也有一丝掩饰不住的苦涩:“没错,就是梅斯菲尔德的那位魔女。”

    “不是传说,她一直在虚空深处深睡吗”

    “别忘了,另一个传说可是当她醒来的时候,就意味着突破了魔裔的天关。”

    这句话一出,舰舱内突然寂静,众人如同哑了一样。

    能够站在这里的,都是血族的真正核心,知道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也都知道魔裔最终级的瓶颈,天关,意味着什么。

    此时在他们心头徘徊的都是同一个想法,难道经历了千年的空白后,魔裔终于要出一位新的大君即使这大君仍是遥远未来的事,可是也足以颠覆永夜议会的格局。

    何况以魔女过往种种匪夷所思的传说,若说多年之后,能够在议会最顶层加上一个位子,也非绝无可能。这种可能性,哪怕再小,小到渺渺茫茫,也足以震动整个永夜世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