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葬心,千夜并未离开,而是在丘顶选了块平地,静坐修炼。这一次他丝毫不加掩饰,起手就运起太玄兵伐诀,转眼之间就在山顶形成一个恐怖的虚空风暴,气势冲天,直上百米!

    如此声势,不要说仅仅相隔千米,就是隔上几十里,也能清晰感觉到。

    军营之内,不光是老者和朱猛,就连许多低级军官都感觉到了丘顶的异常。营中消息传的极快,转眼间整营的战士就都知道了那狙击手不光没走,还弄出若大的动静。

    朱猛站在军营中央,遥望着远方的虚空风暴,目光幽深,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老者则索性躲在营帐上,根本不见露面。他装作不知道,也无人敢去质疑。只是这样一来,原本就不高的士气顿时跌落谷底。一众将士身上的凛凛杀气也就此消失。

    一名军官来到朱猛身后,轻声道:“将军,这样不行啊。兄弟们的心气都被打下去了。”

    朱猛双眉一竖,迈开大步,就欲向山丘奔去。那军官大惊,急忙从后抱住朱猛,死拖活拽,急道:“将军,你不能去!”

    周围几名军官一拥而上,拼死拖住朱猛。这些军官都是精挑细选方能加入这支军团,实力或许不高,但眼光都不差。连瑞翔都不愿意招惹的人,朱猛去了多半是送死。而且那人弄出如此声势,手段肯定非同寻常。

    当下有机灵的,已经将千夜和狙击手联系在一起。他这么一说,所有军官都感觉多半如此,把朱猛抱得更紧。

    朱猛亦有自知之明,千夜那一枪他也看在眼里。老者可以闪避,朱猛却难以避开,只能用重盾格挡。然而那一枪实在太快,朱猛只要接近到五百米,多半就来不及格挡。所以他去追猎千夜,形同送死。

    一名军官压低了声音,道:“这人究竟什么来历,看起来可是很年轻啊!”

    “而且他还能对我们这些普通人出手,这究竟有何仇怨,才会如此?”另一名军官问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

    这个问题,朱猛也答不上来,惟有叹息:“等活着回去,再说这事吧。”

    李狂澜盘膝坐在千夜身侧,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当千夜太玄兵伐诀运转完毕,睁开双眼时,正对上他那双如天上星辰般的眼睛。

    “你这是什么功法,如此霸道!”

    “兵伐诀。”

    李狂澜久久不语,然后只哼了一声。

    “真是兵伐诀。”

    “哼!”

    千夜岔开话题,问:“我接下来准备跟着他们。你呢?”

    “还没想好。”

    “这样吧,你先回南青,那里需要有人镇压局面。否则的话纪瑞那老狐狸说不定会干出点什么来。等我这边告一段落,就回去找你。”

    此刻看过千夜诸多手段,李狂澜也清楚,自己若是跟在千夜身边,反而会让他难以发挥实力。

    “也好,你回南青找我。”说罢,李狂澜即转身离去。

    待得李狂澜离开,千夜才松了口气,感觉束缚尽去。只有孤身一人时,他才能完全发挥自己的实力。

    千夜双目低垂,心沉如水,慢慢精炼打磨原力,丝丝缕缕的晨曦启明原力渐渐填满四处原力漩涡,他的战力也逐渐回到巅峰。

    一夜很快过去,清晨时分,尚是天色熹微,朱猛就率领将士拔营,收拾行装,准备返回听潮城。只是在过程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