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夜临危不乱,先将李狂澜从背上移动右手,随即左手一探,生生捞住那支利箭。利箭入手,千夜顿时全身一震,这一箭的力量竟大得异乎寻常,简直和小型战舰的弩炮有一拼。好在河岸边的地面同样坚硬,否则的话这一箭就能将千夜钉到地里去。

    利箭入手,千夜掌心顿时感到一阵热辣辣的痛。这根箭的箭杆前端都是倒刺,划开了千夜手心血肉。

    从森林中跃出数个土著,其中有两个高大的四臂人,另外四个则是和普通人族差不多高下、与钓鱼人相似的土著。不过奇怪的是,那四个矮小土著中明显有两个女人,看样子他们和钓鱼人是一个种族,而四臂人多半是另一个种族。

    这些土著看到千夜和李狂澜,顿时双眼放光,不断叫着一些听不懂的话。其中一名四臂人手中持着长弓,那一箭就是她所射。看到千夜掌心流血,她顿时又是兴奋,又似担心,一通哇拉哇拉的大叫后,就扔过来一个瓦罐,示意千夜涂到手心。

    千夜接过瓦罐,打开一看,里面是黑色的油状液体,有股刺鼻的味道。他再看看自己手心,只见流出的血都是黑色,伤口血肉也都泛着青灰色,已经有腐烂迹象。

    箭上有毒,但是毒素倒不算致命。腐蚀血肉的话,算是毒素中比较下等的了。真正厉害的毒药都是直接作用于神经甚至是原力,短短十几秒就能置人死地。

    看样子四臂女扔过来的是箭毒的解药。但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千夜都不觉得她会安什么好心。就算土著不想杀他,千夜也不愿意去给他们当配种机器,更不可能让李狂澜落到他们手里。

    千夜将瓦罐收起,就算里面装的真是解药,他也不敢用。何况这点毒素对千夜来说,就和蚁虫叮咬差不多。千夜也不废话,掌心燃起血焰,刹那间就将腐毒烧得干干净净,连带腐烂血肉一同清除。伤口旋即开始愈合收口,转眼间就只余几道血线。

    四臂女看得眼睛都直了,突然间冲着旁边另一个四臂女吼叫咆哮,而后者也不甘示弱,挥舞着手中粗如大腿的石棍,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两名四臂女开始内讧,余下四名双臂土著却没闲着,向千夜包抄过来。

    “放我下来,这些蝼蚁我还能对付。”

    千夜向李狂澜看了一眼,将她放下。李狂澜拔出吸血刃,迎向最前方的土著。

    那名土著战士看清李狂澜,突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扯下裤子,就那样甩着胯下的东西扑向李狂澜。李狂澜大吃一惊,她何尝想到会遇到这种局面?那人虽然破绽百出,可是她也有想要捂脸转头的冲动。

    这些土著的行动看上去普普通通,但这是在高重力环境下,实际上已经相当敏捷。李狂澜一个迟疑,那人就已冲到面前,双手成抓,直接去撕她衣服。李狂澜本能地一刀封喉,可是那土著战士却只偏了偏头,用肩膀迎上吸血刃,双手已然抓住李狂澜的胸口衣领。他宁可挨上一刀,也要剥了李狂澜的衣服。

    李狂澜再怎么天才,也从没见过这等见色亡命的家伙,她此刻又是全身酸软,一时竟也慌乱起来。

    此刻剑光闪过,东岳在李狂澜面前落下,将那土著战士双臂斩断。随即剑光又是一个回旋,将那土著战士一剑枭首。

    随后千夜双手持剑,踏步向前,东岳宛如失去了重量,连续幻动三次,余下三名土著男女心口处就多出一个空洞。

    这三剑实有神鬼莫测之威,李狂澜一时看得呆了。她可还记得东岳有多重。

    但两名四臂女显然看不出千夜这三剑究竟有多厉害,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