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刘敏元

  赵石旬被人揭了老底也面不改色,“我徒儿是这荒城捡来的不假,但是他当年年幼,还未知事,又怎会知道这荒城如何出去”

  周雄耳听着打斗的声音在渐渐逼近,眼中的神色溢出杀意,赵石旬也知道不能将人逼急了,更何况后面也是可以用这周家的人拖一拖这女鬼的脚步。

  赵石旬言道:“不瞒周兄,我等在此发现了一处密室,应当可以掩藏一阵子”

  周雄闻言不敢停留,随着赵家众人来到了西厢的一处卧房,卧房的书架大开着,书架后面不是墙,而是一间密室的样子,从密室中吹出来的风阴冷阴冷的,但是里面人来人往,不用说这就是发现的密室,周雄带领着众人进入密道,留下了二儿子周天宇监视着周围的危险,在女鬼发现这里之前关闭密室,防止女鬼把所有人一锅端。

  周天宇并没有催促着众人进入密室,而是关注着这间卧室,卧室的布局十分典雅,应当是一位女子的居所,很快周天宇就在外间的桌子上看到了一副未完成的画,画中女子一身一身白衣,一层薄纱遮住了脸颊,一双眼似含着秋水一般脉脉带着情意,一点泪痣并不显得楚楚,反而泛着一点的冷意。

  这幅画并没有完成,画画的人应当想要画的是画中女子轻嗅手中花的场景,但是奈何只描绘到了花枝,并没有画上花朵,只有花枝,显得十分的格格不入。

  周天宇不似他父亲,或者说不似他家族中的人,对于武学并不感兴趣,反而十分倾心于画作,写诗,虽然这让周家人十分看不起,而且在周雄的多次反对之下周天宇依旧自我,也就随他去了。

  周天宇看出这画画之人定然是画中高手,这画中女子仿佛真人一般,若不是这花枝破坏的话定然是一副传世之作,周天宇也是个大胆的,而且自持画技,提笔停顿了一下,就刷刷几下,画中就出现了一支娇艳的玫瑰,这玫瑰十分逼真,花上似还有露珠欲滴不滴的,诱人十分。

  就在周天宇暗自欣喜于自己的画技的时候,只见画上的人动了!画中女子轻眨了一下眼睛,周天宇吓得不自觉后退了一步,画中女子轻笑一声,周天宇真真切切的听见了这轻笑,轻笑声清脆如同风铃,女子轻吹了一口气,手中的玫瑰瞬间枯萎,女子转过头看向周天宇,伸手竟然抓住的了周天宇的袖口,一个挺身就从画里出来了!!

  周天宇使劲的摆手,但是怎么也挣不脱这女子的手,抬头要叫其他人,但是其他人已经全部进入密室,并没有人注意到周天宇,最后一个人已经进去了,周天宇想要叫,但是喉咙像是梗住了一样,怎么努力也引不起其他人的注意,眼睁睁的看着密室的门关上。

  周天宇看着出来的女子仿佛接触到空气的一瞬间就氧化了一样,脸上开始变得焦黑,就像是被火烧过一样,焦黑的地方还流着脓水,让人看着就作呕。

  周天宇一个奋力就把袖子撕掉了,脚步踉跄的就奔向房门,但是就在要踏出最后一步的时候,脚踝就被什么东西纠缠住了,周天宇一回头,头皮都炸起来了,身后已经没有了女子的身影,但是一个人形的东西伸出利爪勾住了周天宇的脚踝,尖利的爪尖刺入了周天宇的皮肉,那怪物张开嘴,一口的尖牙马上就要咬到周天宇的大腿上,周天宇抬起另一只脚,一脚就踢在了怪物的脸上,怪物尖叫着收回手,周天宇像是激发出了求生欲一般,脚一蹬就出了房间的门,周天宇抱着腿滚在了房门外,房门内的怪物四肢用力冲向周天宇,周天宇最后一点力气已经用光了,绝望的闭上眼睛,但是听见一声尖叫,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怪物被一层结界挡住,反弹到身后的墙上,这股力量十分强悍,墙被撞出了一道裂缝,裂缝中攀爬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