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瑶走了,走之前将蓬莱大小事务委托苏清秋,大意是说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南域也别回了,以后你们苏家的大本营就是蓬莱岛了。

  这对很多修士来说是梦寐以求的岛主之位,从黄修风,靖瑶,林天星再到师旷,竟是无一人贪恋权位,就目前修仙界来说,谁做蓬莱岛岛主,谁就是修仙界共主,这可不是说说而已。

  靖瑶等人先后摆平了多少灾厄?又因多次大难修仙界如风雨中的荒草,强者所剩不多,蓬莱岛相对来说保存比较完整,最高战力仍直逼大乘境,守卫修为普遍分神境,这在和平时代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宗门。

  换而言之,其实只要靖瑶等人不出世,渡劫,大乘……还如往日般高不可攀,当蓬莱四位岛主先后离开蓬莱三岛,有些人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五座高耸入云的雕像在中央花园位置隆立而起。

  五座雕像从左至右依次排列,第一至第五!栩栩如生,遮天蔽日仿佛远古神祇一般傲视天地,这是精神象征,也是精神上的寄托。

  谁也不知道是谁施了法,聚土成雕,但肯定是和几位岛主相熟之人,要不然不可能将神韵雕刻如人亲临一样。

  ……

  苏曼曼甩了甩胳膊,抱怨道:“我又不是土灵根,干嘛让我架雕像?”

  苏清秋笑道:“二姐能者多劳呀。”

  “多劳个屁啊。”苏曼曼嗤了一声:“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话该是我问二姐。”苏清秋道:“南域凤凰可不会比中域天骄逊色,大姐和二姐……何时飞升呢?”

  苏曼曼嘿嘿笑了起来。

  尽管嘴上不承认,心里却清楚南域凤凰被中域几大天骄甩开了。

  从以前远胜靖瑶等人,后来被这些人齐头并进赶上,再慢慢的差距就出来了,现在距离还不是特别明显,但百年千年后,差距会越来越大。

  想把距离缩短,只有去更高未免谋求机缘了。

  “快了。”苏曼曼应了一句,忽然问道:“那你呢?一直守在蓬莱?”

  苏清秋微笑道:“我和你们可不一样,天星岛主挥剑斩云空,修风岛主二棋定乾坤,我想做到这种程度,还有的修呢,三百年内应该会留在蓬莱岛。”

  “好好干。”苏曼曼拍了拍对方肩膀,目光却凝视海平面,随着浪潮荡漾出去,冲向远方。

  她也明白靖瑶放心将蓬莱岛交给苏清秋,主要原因不在于苏清秋,而在于她自己和苏倾裳。

  修仙界动荡以来,苏氏双娇始终站在前线上,不曾退后分毫,别人会认为天上掉馅饼砸到了苏清秋,实则是她和苏倾裳玩命换来的,不过她和苏倾裳半月内也会选择渡劫,由苏清秋执掌蓬莱,最为妥当。

  她们这一代远胜同辈的渡劫修士接连飞升,修仙界就会恢复以往画面,而蓬莱岛的整体战力,也无须担忧后续有什么变化出现。

  可以说只要苏清秋不飞升,蓬莱永站尊位,而当苏清秋飞升的那一天,壶中天的四个小家伙也成长的差不了,随便挑个人继承岛主之位,蓬莱又能光耀几千年……

  苏曼曼不得不怀疑,靖瑶是不是把这一切计算妥当了。

  事实上苏曼曼真的想多了,黄修风作为蓬莱第一岛主,尚且对着祖宗产业不闻不问,说走就走,将一切事务都托付靖瑶,靖瑶又将蓬莱托付给苏清秋,根本原因在于信任。

  能不能代代相传不重要,就算千百年后不复存在了,那也是盛久必衰的天道规律……可谁都没想到的是,五百年后,白菜和黑岩接替岛主,蓬莱居然成为朝圣之地,是为修士心目中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