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她紧紧握住宁凡的手,美目满是担忧,很担心宁凡会因为杀帝的逝去而难过。

    宁凡一诧,摇头轻笑。

    节哀?

    不必。

    对于修士而言,生死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古来人杰,又有几个可以真的长生不死?凡人有寿数之限,仙人有大小天劫之限,芸芸仙修,更有数不清的生死危机需要面对。

    若惧了死亡,这道便也不必再修了。

    让宁凡在意的,并不是杀帝陨落一事,就算他为杀帝延命,也只是令杀帝多活些日子,终究还是要消亡的…

    他所遗憾的,只是杀帝死得太过痛苦,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却被视如亲子的人背叛,临死之际,该是何等的凄凉…

    “你没有和其他长老一起离开?”

    “嗯,我有些担心。”

    “担心我?放心吧,我并没有多么难过,我与七代‘交’情其实并不多深,维系在我和他之间的东西,只是恩,只是承诺…所以我才有些感叹。叛徒,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宁凡笑道,抚了抚姚青云的青丝,脑海中想的,却是曾经‘阴’墨背叛紫斗仙域的事情,才间接导致了紫斗仙域的覆灭…

    姚青云面上一红,左右看过没人后,才任由宁凡继续抚‘摸’,她抬起头,却又对上宁凡黑若深潭的目光,不知如何,就想起了当年六‘欲’仙王‘洞’府内,二人疯狂的一幕幕,那时候,宁凡的眸也是这么幽深…于是,她可耻地脸更红了。

    鬼使神差地,对宁凡低声道,“小家伙,我不会背叛你。”

    “嗯,我当然知道你不会背叛我,你的身体一向很诚实。”

    “那宁大少帝要不要来我‘洞’府坐坐,试试我诚实的身体呢?”姚青云没好气地白了宁凡一眼,她在说正经话,宁凡却在打岔!

    说起来,她还是很责怪宁凡将他们的关系公之于众呢,此事已传开,她日后在其他长老面前要怎么抬头做人!现如今,整个杀戮殿都传遍了,身为长老的她,身为舍空强者的她,曾经老牛吃嫩草,霸王硬上弓,硬上了当时修为尚低的宁凡,简直没羞没臊…

    看这可耻的流言,传成了什么样子!

    不过这也难怪,当年她修为远远高于宁凡,外人当然不会相信她才是被硬上的那个!谁又能想到,当时她‘欲’毒发,意‘乱’情‘迷’,胡言‘乱’语,任由宁凡‘揉’捏…结果就被宁凡硬上了,她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此刻邀宁凡去‘洞’府,说的可都是反话!她已经打定主意了,短时间内绝不和宁凡有任何啪啪啪的行为,长期的话再说…反正短期之内,她不想被人捕风捉影,传出更多流言。

    “也好。我最近诸事不顺,正有些烦闷,需要好好释放一下,稍后我便去你‘洞’府找你。”宁凡深深看了姚青云一眼,笑道。

    “你真的要来?咳咳咳,这不好,真的不好…我们…要注意影响!”姚青云一本正经道。

    “嗯,特殊时期,确实应该注意影响…”

    宁凡点点头,仿佛认同了姚青云的观点。

    这让姚青云微微松了一口气,又隐隐有些失落。想想也是,七代陨落,八代继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宁凡处理,他当然没有时间和自己厮‘混’的,他只是说笑,并不会真来。

    不来也好。

    宁凡在东天强势崛起,已不是当初弱小的小小命仙,再见宁凡,姚青云内心其实也有一些复杂,一些忐忑,一些患得患失,一些自卑…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