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此女居然是古之大帝葬月仙妃!葬月仙妃不是早就死于上古了吗!”

    “我听说葬月仙妃生前只是九劫仙帝修为,如何竟突破准圣了!”

    “小心!此女乃是古修大帝,一入准圣,绝非末法时代的一阶准圣可挡,实力几乎可与末法二阶准圣相媲美!”

    “开玩笑吧!堂堂葬月仙妃,居然自称是别人的妾侍,东天阎罗是谁?有何资格叫此女伏低做小!哼!莫非这东天阎罗与我等所说的白衣阎罗,是同一人?”

    一听闻葬月的大名,此地异族准圣皆是面色一变,猜测纷纷。

    事实正如这些异族准圣所猜测,白衣阎罗也好,东天阎罗也好,皆是世人给予宁凡的封号。

    不同的是,前者是异族对宁凡的形容,后者是东天修士对宁凡的形容。

    由于大部分低阶异族和东天修士语言不通,异族与东天修士对宁凡的称谓,自然难以相同。之所以都使用了阎罗这一称号来称呼宁凡,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巧合。

    是巧合,却也有一定的必然性,宁凡一次次驰骋界河战场的身影,当真宛如阎罗!千军之阵,宁凡所过之处,异族尸骨如山。此地东界河之乱,宁凡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在准圣不出的界河战场,将出水的异族打怕了,打痛了,这才为此次东天界河之乱的平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屠仙帝,斩半圣,收雷婴…宁凡的战绩早已传遍整个东天,威震天下,无数东天宗派闻之色变!

    当宁凡的战绩传到葬月手中时,强如葬月仙妃,都感到震撼不已。葬月算是看出来了,宁凡是末法修真界冉冉升起的骄阳,如今日已中天,已经没有人能阻止宁凡崛起了。

    暗族不行。

    界河异族,同样不行。

    震惊之余,葬月仙妃口是心非地,暗自担心着宁凡的安危。虽说宁凡有过命令,不允许身边的人参与界河之战,可当向螟子等人邀请她一同前来时,她还是按捺不住担心,同意了此事。

    此刻,葬月仙妃随同近百名东天援军来到了这里,想要救援宁凡一行安全返回水面。这些随行者之中,有与宁凡关系紧密的一些人,也有陌生人。有仙尊、仙王,亦有仙帝,准圣。

    东天准圣,一共出动了六人,阵容堪称豪华,除了木松、向螟子、后土老人、葬月外,还来了南族的五长老赵王公、六长老塔石两大准圣强援!

    这些准圣之所以会恰到好处地出现,自然是因为苍帝、神虚双帝等人事先将修复封印的计划,透露给了各自师尊的缘故。

    当得知宁凡等人居然打算冒死修复仙皇封印,向螟子、木松道人皆是肃然变色。

    似他们这些准圣,轻易是不愿沾染红尘的,更不愿意以身犯险,掺和到界河大乱之中。但或许是宁凡等人的壮举,唤醒了他们深埋于心的血性,最终,他们还是决定来趟一次浑水,踏入红尘。

    向螟子等人的骨血里,终究还是保留了紫斗仙修的血性。

    “今日大喜,东界河的仙皇封印业已修复,异族之乱不日将平,宁小友等人当居首功!可惜宁小友虽修复了仙皇封印,却还需要不少时间善后,若善后之事进行得不顺利,很可能功败垂成,令所有修复失效!我等且在此地拖住这些异族准圣,给宁小友争取时间善后,待宁小友走出封印塔便一起撤离!”

    向螟子面带笑容,一马当先,朝异族准圣们杀了过去。他与宁凡交情颇深,今日来此,未尝没有担心宁凡的原因。

    “红尘滚滚,吾当闯之!向兄此言大善,我等准圣一齐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