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瑶的心思,自不可能被两个女儿猜透。

    她刚刚赶回北天,便赶到云海,给北小蛮星力水晶,除此,她还有其他事要忙碌的。

    北天天骄不少死在宁凡手上,元瑶必须帮宁凡摆平些小麻烦…

    “小蛮,娘嘱你件事,你切也记好。此次你回雨界,若那陆北寻你,要求飞升北天天界,你可全力助他。”

    “哦。”北小蛮点头应下。

    …

    欢魔海域,富含矿藏,一如当年磁力混乱,并有黑雪遮天。即便是白昼,在黑雪掩映下,目力都无法穿透百丈,有磁力存在,寻常修士更不敢轻易散出神念的。

    唯有一名披着黑sè羽氅的白衣青年,行走在风雪中,神情平静,将神念散得很远、很远,仿佛丝毫不惧磁力一般。

    半步炼虚的神念,此人的神念高出许如山等初期化神…太多!

    每一步,好似闲庭信步,偏偏往往一步之后,便了然无影了。

    如此遁速,放在整个无尽海都是顶尖的存在了!

    宁凡一步步走过黑sè风雪,在欢魔仙岛之外,蓦然收住脚步,眼神一动。

    风雪之中,欢魔仙岛一副jing戒的模样,整座悬空岛则开启了数以万计的阵光,更有无数修士巡守岛域,似有什么事发生。

    “嗯?莫非是秋灵病情恶化了?原来如此,只是在求医么…一群三转、四转丹师,可是治不好秋灵的。”

    宁凡摇摇头,一步踏出,周身翻起紫金sè的微风,霎时间穿透无数重防御阵光,飘入岛中,无一能阻止他的脚步。

    他的到来,更无人察觉。

    欢魔岛之巅,高悬着一座悬空山,其名极乐巅,乃是欢魔岛主许如山的法宝所化。

    其内大殿中,此刻正有数十个炼丹大师,分座在客位上,讨论着许秋灵的病情。

    这数十人无一不是外海闻名的炼丹师,其中甚至有数人来自内海,神情更是倨傲。

    主座上则坐着四人,为首者自是欢魔岛主许如山,其身旁则坐着一个麻袍老者,鹤发童颜,威风凛凛,正是踏云宗化神老祖――严中则。

    主位上另二人,一个是淡黄衣衫的女子,面遮轻纱,闭目抚琴,幽幽的琴声在殿中回荡,却根本无人欣赏,她亦不在乎。

    此女不是许秋灵,更是何人。

    至于主位最后一人,却是个花农打扮、脏兮兮的老头,只流露出元婴修为,正旁若无人吃着糕饼点心,却是化名水业的洞虚老祖。

    很显然,洞虚已经向许如山表露了身份,在欢魔岛几乎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不过么,他的身份未向他人公布,寻常人根本不明白,如此郑重的场合,为何会让一个脏兮兮的花农掺和。

    除了这四人外,还有一个畏首畏尾的元婴立在一边服侍花农,却是曾被宁凡收服、丢在欢魔岛的余龙老祖。

    “咳咳,诸位大师且莫争…不知小女的伤势究竟因何而来,如何才能治好?”

    许如山干咳两声,打断在座丹师的讨论。他面有愧sè,这惭愧,是因为直到三年前他才知晓,自家女儿竟患有本命缺金的奇症…

    作为一个父亲,他太失责了!

    “请诸位尽全力出手,谁能治好小女,但有要求,尽管提出!只要是我许如山能办到的事,绝不二话,势必让诸位大师满意!”

    许如山的许诺,立刻让大殿之中不少丹师眼神火热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