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洛幽苏醒,宁凡便隐隐觉得,他与洛幽之前,竖起了一道墙。

    那是一道心墙,是洛幽自己设下,拒绝任何人进入她的心扉。

    洛幽仍会借助阴阳锁于宁凡交谈,但次数并不比从前多多少。

    所谈的话题,除了正事,就是一些没有营养的东西。

    “哎呀,那个苏颜长的不错,好弟弟你速速采补了她,必可修为大进呢。”

    “咯咯,那个丹魔小丫头长得也挺水嫩,花开堪折直须折,好弟弟为何还不下手?”

    “好弟弟,如今你虽已有了蛮魔中期的修为,但这修为还不够彻底掌控阴阳锁的。何日才能救姐姐离开锁中世界呢姐姐等你突破碎虚,已经等得望穿秋水了,你可莫要怠懒,速速采补鼎炉提升修为。姐姐可以帮你捉鼎炉哦~”

    乾元宫中,宁凡盘膝于寝宫,调息法力,为进入洗魂池做着准备。

    而洛幽笑得梨花带雨,净说一堆没营养的废话。

    她倒不是真心催促宁凡抢夺鼎炉,只不过是没话找话、调侃宁凡而已。

    “你若是寂寞,我不介意与你元神之体**双修一番。”宁凡皱眉道。

    虽说唤醒了洛幽,安全系数急遽提升。但苏醒状态的洛幽,有时候很烦人带着面具,让他心烦。

    “哎呦,姐姐好怕呀,你若有办法采补姐姐,就来嘛,姐姐呆着这阴沉沉的世界,还真有些寂寞呢。且你若采补了姐姐,还可以搜集到日月碑‘阴灵’的第二灵哦?”

    “第二灵?”宁凡表情一肃,他知道接下来洛幽会和他谈正事。

    “是,第二灵。你可还记得北瑶的‘紫欲灵体’?在你与她后庭交欢之后,日月碑上的月形凹槽。便填满了一个北瑶的紫欲灵体,是七灵之体之一。而姐姐的‘弱水灵体’,也是七灵之体之一。”

    洛幽所说的北瑶,自然是指元瑶了。她虽知道元瑶真名、真实身份,却偏偏腹黑地不告诉宁凡。

    她还等着看宁凡如何面对元瑶母女。

    至于洛幽所说的月形凹槽,宁凡早已知晓。日月碑上不但有七个月形凹槽,还有七个日形凹槽。其中一个月形凹槽,则在与元瑶双修之后,化作紫色。

    “弱水灵体么与你双修,想必真可以补全日月碑的第二灵。但我并不知道。补全第二灵有何好处?且日月碑上不但有月形凹槽,还有日形凹槽。你刚刚说了,月形凹槽是用于搜集七灵之体女子的‘阴灵’,那日形凹槽又有何用?”

    “傻弟弟,月形凹槽搜集女子阴灵,日形凹槽自然搜集男子‘阳灵’呗?弟弟懂得采补女子,不知敢不敢采补男子”

    “呃”

    宁凡被洛幽的话呛到了。

    按照洛幽的说法,搜集阳灵填补日形凹槽,竟然需要采补男子这简直太重口味了!

    虽说宁凡从踏入魔道开始。便把节操给扔了。但让他这种直男跟男人搞断袖,他是死也不会去做的。

    看到宁凡吞苍蝇般的表情,洛幽笑得花枝乱颤,“噗!傻弟弟。姐姐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真是傻得可爱。姐姐在跟你开玩笑呢,搜集男子阳灵的方法。哪需要采补,十分简单的。只需寻找到‘七阳之体’的男修,将之击杀。抽取阳灵!”

    “这个玩笑,可不好笑!”宁凡面沉如水。

    洛幽自动无视了宁凡的表情,继续说道。

    “日月碑是乱古大帝的至宝之一,远古之时不知以日月碑镇压了多少真仙,连仙帝都被日月碑镇杀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