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火巨人所召出的火炉,乃是天劫之火,威力非同小可。

    每一缕火焰之中都有远古符文存在,就算是骨皇也难以撕开丹炉逃生!

    生死之间,骨皇右目散出一抹血红的雷霆,这血红雷霆是名为极境的意境力量,是骨皇从天劫之中感悟而来,亦含有天劫威力!

    天劫之雷与天劫之火对轰在一起,丹炉应声而碎,剩余的极境红雷则瞬息间袭向执火巨人,将巨人击成重伤!

    轰!

    随着丹炉破碎,骨皇终于破开丹炉,逃出生天,但却受了极重之伤,修为再一次跌落,只剩冲虚境界的修为。

    他本打出原形,无法保持巨人之身,已重新化作灰衣少年的模样。

    而执火巨人被骨皇的极境所伤,傀儡之身几乎半毁,足可见骨皇一击有多么强劲!

    执火巨人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且在碎虚一重天中罕有敌手。

    但骨皇曾经是碎虚五重天的强者,就算跌落至于巨人同级的修为,实力也略强巨人一线!

    被骨皇一击,巨人已无法再战,除非修复。

    但骨皇眼中仍带着不可磨灭的震撼表情!

    “本皇知道了,这碎虚傀儡是执掌天劫的执道者!你是个疯子,竟捉来执道者作为傀儡,你已彻底得罪下九界的第一环天道!”

    宁凡没有理会骨皇,只是望了一眼重创的执火巨人,微微叹息。

    骨皇不是平庸之辈,在全盛只是乃是碎虚五重天的强者,堪比涅皇。

    执火巨人能将骨皇打落境界,已然难得,此刻再无法使用,留待日后修复再使用吧。

    对付跌落冲虚境界的骨皇,何须执火巨人出手。宁凡便足矣!

    拂袖一招,巨人化作玩偶被收入储物袋。

    宁凡召出黑火八翼,一点眉心,取出斩离剑在手。

    遁光一闪,直冲骨皇而去,一剑朴实到了极点,“力!”

    那一剑剑光,带着推山填海的巨力劈向了骨皇天灵!

    骨皇抬起拳芒,朝剑芒一拳打出,同样带着破山碎岳的巨力。

    拳芒与剑芒彼此对轰。尽皆粉碎。

    但宁凡剑芒粉碎的一瞬间,其中忽然射出无数隐藏的黑色鱼线。

    这一幕,就好似当日方死所作所为一般,将鱼线藏在法术之中。

    那黑色鱼线带着让人心悸的气息,骨皇哪敢小觑,立刻飞退万里,却仍被鱼线刺破右臂。

    一瞬间,整个右臂生机流逝,死气横生。骤然化作飞灰碎散!

    啊!

    骨皇惨叫一声,右臂已失。

    他捂着断臂,惊悸地望向宁凡,万万料不到宁凡除了会燃虚之术。竟还会这腐朽一切的诡异鱼线之术。

    他身为碎虚皇者,何等心高气傲,却不得不承认,以他此刻的重伤状态。绝对非宁凡对手!

    若大意半分,他这堂堂碎虚五重天的强者,今日便要丧命于宁凡之手!

    “极境!”

    骨皇右目射出血红劫雷。化作百万血雷劈向宁凡。

    宁凡猛然向天一踏,脚下生出硕大的太素雷图,将骨皇七成劫雷收入雷图中,同时散开剑念,将余下三成极境劫雷灭消。

    若是全盛的骨皇施展极境劫雷,宁凡绝对挡不住。

    但冲虚境界的骨皇施展极境,却并不足畏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