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之时,宁凡随竹皇离开姬水,再临之时,姬水已是一片夜色。

    他脚踏紫眸孽离,神念在姬水散开,散得很远很远。

    整个姬水城中,修士死伤无数,每一刻都有修士或者生傀陨落。

    非仅姬水城,就连整个牧野国都处在动乱之中,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煞气与悲哀

    这一次浩劫,不知东树海中有多少人含恨陨落,又有多少人以生傀之身杀戮亲友、痛不欲生

    宁凡一贯是一个冷漠的人,若在从前,外人的生死、劫数,他必定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去趟无关紧要的浑水。

    但这一次,他却决意介入这场战争,趟入这场浑水之中!

    他承诺替木罗照看冥罗族,冥罗被万长空屠戮之仇,须报!

    他被藤殿追杀已久,今日当是反击之日!

    他曾得幽篁相助,炼化掉雨祖的本命血雨,虽说幽篁好心办了坏事,但他终究欠幽篁一个人情。幽篁乃是先代竹皇,而竹殿覆灭就在顷刻。宁凡对竹殿没有好感,却无法对竹殿之劫袖手旁观!

    他更被那些素未谋面的殉劫者触动心境,被那些生傀求死不得的悲恸所触动。

    这一刻,宁凡仿佛能听到成千上万的悲痛呼喊。

    谁能杀了我!

    谁能杀了万长空!

    谁能给我等一个解脱!

    “陆北,你杀老夫分神,夺走碎五孽离掌控之权,老夫与你势不两立!”

    十名银发老者撇下竹皇等人,忽然出其不意地对宁凡发动攻击,祭出漫天细如雨丝的银线。

    万长空想的倒好。想让十具分神直接操控了宁凡作生傀,并借由宁凡掌控碎五孽离。

    十名银发老者暗中下令,三名竹殿生傀碎虚及四名藤殿碎虚全部撇下竹皇等人,向宁凡发动攻击,企图一举拿下宁凡。

    宁凡左目黑月一闪,张口喷出遮天黑火,将漫天银线全部焚灭。

    他以命囚之术暗中加持阴阳魔火,对万长空的生傀之线有着逆天克制,自是丝毫不惧银线的。

    紫眸孽离忽的张口一声唳鸣,一层层紫色音波在长空延伸。带着毁灭性的威力,将十七名碎虚全部震退。

    一式式打向宁凡的虚空法术,更纷纷被紫色音波强行破碎。

    “为何会如此!老夫的生傀之线竟会被陆北的魔火死死克制住!”10具银发老者俱都大感震撼。

    他们并非万长空的本体,只是分神。竹界中的分神陨落,他们只能冥冥感应。却无法知悉竹界之中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知道宁凡掌有命囚之术的事实。

    “这碎五孽离是否太强大了一些。只凭一声唳鸣。便可震退17名碎虚修士!”藤皇眼中露出震惊之色,天禽老怪则露出火热的目光。

    这碎五孽离如此强大,若他能将碎五孽离吞噬掉,修为必定大涨,说不定可一举突破碎虚六重天修为!

    万长空等17名碎虚及3头生傀孽离,全部撤到藤皇、天禽身旁。

    柳皓月、竹皇及六名柳殿碎虚。则纷纷撤至宁凡身侧。

    “多谢小多谢陆兄对我竹殿施加援手,若本皇此次不死,当欠陆兄一份莫大人情。”竹皇复杂道。

    “哈哈,多年不见。陆兄可还记得柳某?想不到当日一别之后,你我二人会以这种方式重逢,真是很有趣啊。”柳皓月朗声大笑。

    宁凡对竹柳二皇抱拳一礼,神情却是不冷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