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发巨人一声令下,立刻当空祭起古玉,十指掐诀,全力解封古玉威能。

    宁凡目光一扫,继而微微一眯。那是一块五色古玉,且是一块不完整的碎玉,看不出具体质地,十分陈旧,并有少许裂纹。

    这古玉没有任何法宝气息,表面看上去只是一件凡物,不似法宝。

    然而随着银发巨人掐动指诀,那古玉渐渐流露出一股恐怖之极的诡异气息!

    时而寒冷如冰,时而炽热如火,时而生生如木,时而厚重如土,时而锐利如金

    那气息匆匆变幻,渐渐五行合一便在这时,宁凡从那古玉之中,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感觉。

    即便隔了万古之久,古玉仍能带给宁凡极强的危机感!

    古玉之中,封印着什么东西十分危险的东西!

    唳——

    白骨孽离、九头孽离从左右两面夹击而来,各自向宁凡发动攻击。

    一击之后,二兽立刻远遁,一沾即走,并在蓄势之后再一次发动进攻。

    这二兽自然伤不到宁凡与紫眸孽离的,它们的目的仅仅是拖住宁凡十息,给银发巨人解封古玉的机会。

    二兽有着碎三、碎四的修为,虽然不是紫眸孽离的对手,若拼死一战,却也足以拖延十息时间。

    “虽不知那古玉之中究竟封印了什么,但此物既能给我危机之感,便不能让万长空解封古玉!”

    宁凡左目妖星闪烁。一股祖级扶离的血脉威压猛然散开,席卷虚空!

    那是四滴扶离祖血的血脉威压!

    在这种程度的威压之下,白骨孽离与九头孽离惶惶不知所措。二兽气息受到压制,妖力好似被封印一般,飞速减弱!

    白骨孽离的气息从碎三境界生生减弱到太虚境界!

    九头孽离的气息也从碎四境界跌落至碎一境界!

    二兽就连灵魂深处都在颤抖不止!在此之前,它们只知道宁凡是一头扶离,却不知宁凡竟是一头祖血扶离!

    王血扶离便可掌控孽印,轻易灭杀任意孽离。

    祖血扶离单凭血脉威压,都能让任何孽离修为大幅减弱!

    “这是祖血级的妖血威压!不可能!这陆北竟是一名祖血妖修!”

    “这是什么种类的妖血。我从未听说过?!不是任何我所知晓的妖族,甚至不是孽离一族,却能让孽离修为大减。为什么!”

    银发巨人面色大惊,却猛地一咬舌尖,狂喷精血,只为加快解封古玉的进度。

    如今两头生傀孽离修为已然减弱。莫说阻拦宁凡十息。便是阻拦一息也做不到。

    若没有足够时间解封古玉,释放古玉之中封印之物,则今日他必定会死在宁凡手中!

    不够快,古玉解封地仍然不够快!

    银发巨人点燃了自己的悼亡之血,他不惜燃尽魔脉,也要加快解封古玉!

    “五息,不,三息!只要给我三息。三息!老夫便能释放出这悼古通天玉之中的‘悼古傀线’,便可轻而易举的擒下碎五孽离为傀。扭转战局!”

    “三息,给我三息!”

    可惜,他注定没有三息时间解封古玉,宁凡连两息都不会给他!

    在散出祖血威压、减弱两头生傀孽离修为的一瞬,紫眸孽离已得到宁凡命令,立刻散出漫天黑霞,将两头孽离通通扫得灰飞烟灭!

    两头孽离陨落,前者的一生修为被孽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