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凡静静看着欧阳暖。

    从前只将宁凡当朋友的欧阳暖,此刻被宁凡一看,目光竟有些慌乱。

    “这个借据会让你为难?”

    宁凡如何看不出,欧阳暖此刻复杂的神情变化。

    羞恼,哀求,烦闷,无奈

    以宁凡的心智,自然能猜出,这个借据绝不像其表面那般简单。

    “”欧阳暖没有回答,只是小脸通红地点了点头。

    “我给你一百亿道晶,你把借据给我好不好”竟又是软语相求。

    宁凡没有言语,只是确信了一件事,这张借据确实让欧阳暖为难了。

    在得知欠钱者是药宗宗主之后,宁凡就隐隐感觉,老魔给宁凡这张借据,大有深意。

    这借据背后,或许还有什么宁凡不知的事情。

    当然,老魔的初衷,其实是想帮宁凡在东天找一个靠山。

    或许是想将宁凡与药宗绑在一起,让宁凡一路平安吧

    老魔的关心,宁凡心领了。

    至于这债么,宁凡不准备帮老魔讨了。

    嘶!

    宁凡随手一撕,将借据撕成无数碎片,一扬手,纷纷扬扬的纸片落在地上,继而被黑色的魔火一焚,化作灰烬,风一吹,便成满地尘埃,荡然无存。

    “你你为何要毁了借据”欧阳暖愣住了,她不明白宁凡为何要毁去借据

    “看着碍眼。”

    宁凡依旧面无表情的品着灵茶,他还没有无耻到拿一纸借据为难自己的恩人。

    十亿道晶又如何,百亿道晶又如何,无法让他改变原则。

    “谢谢。”欧阳暖很快恢复了神色,一如往常笑容温暖。

    “小事而已。嗯,你家毛球已经融灵了?才过了一年而已,修为增长地蛮快。”

    宁凡摸了摸欧阳暖怀中的毛球。毛球本是真血灵择,天生傲骨,向来不让欧阳暖以外的人触碰。

    不过宁凡乃是妖祖,毛球本能的畏惧宁凡,被宁凡抚摸,不但不反抗,还露出乖巧的表情。

    “叫爹爹。”欧阳暖笑着命令道。

    “嗷呜,嗷呜”毛球这是在叫爹爹么

    宁凡无语地看着欧阳暖,收回了手,摇摇头。闭目养神起来。

    欧阳暖见宁凡吃瘪,忽然心情大好,更加开心的逗弄毛球。

    魏七失踪所带来的愁闷,消散了许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渐渐的,拍卖宫三层已坐满了人。

    下方的拍卖台上,仙风道骨的运夫子轻咳一声,一瞬间,满场寂静。

    “我少泽星拍卖会。十年举办一次,在座不少道友都是拍卖会的常客了,但也有不少人是第一次与会,故而该说的规矩。老夫还是要说一说的。”

    “拍卖会上,不可动手伤人。少泽星上,不可杀人夺宝。所有拍卖品价高者得,若有哪位道友身上携带的道晶不足。可当场以物抵价。若拍下了某物,却无钱付款,休怪老夫辣手无情!”

    运夫子目光冷冷一扫全场。不少碎虚老怪纷纷目光一颤,不敢与之对视。

    “好了,规矩就是这些,接下来,拍卖开始!”

    运夫子刚刚言罢,立刻便有两名散仙女子,抬着一宝走上台来。

    那是一颗龙珠,一颗命仙妖龙的龙珠!

    宁凡目光微微一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