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是弥漫天地的脂粉味传来,不重,清浅如流水,却带着一丝诱人的甜香。

    继而,天地间竟是无端下起了花雨,粉白的花瓣簌簌落下,不知是什么花,有一种飘零的凄美。

    眼珠怪呼吸顿时粗重起来,真不知他是用什么器官呼吸的。

    “四代蛮神西子画,古蛮界历史上最美的神祗!想不到老夫真能看到这传说中的美人,好,好!”

    在眼珠怪鸡动的叫好声中,天空上,徐徐出现一个古老城池的虚影。

    那是一座极其破败的城池,城中一片战火,长街之上满是尸骨。

    城池的中心,有着一座古老王宫,正在火光中一点点塌陷。

    王宫的上空,大片神光开始涌现,在那些神光中,一个身着浅粉轻纱的女子虚影,徐徐出现。

    她降落在王宫外,立在一棵樱花树下,看着崩塌在战火中的王宫,沉默不语。

    轻纱之下,她美好的曲线若隐若现。她抬起皓腕,纤细的手,白皙得与周遭战火截然不符。

    她轻轻捋了捋鬓丝,举止间有着说不出的风情,又有着说不出的哀愁。

    她的容貌很美,好似一副静老在岁月里的画卷,只是她黑宝石般的眼中,却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悲凉。

    那是唯有亡国之人,才能拥有的悲凉。

    她的胸口,更插着一柄沾满血锈的断剑,伤口处,不断流着鲜血。

    那些血,使得原本纤尘不染的她,有了污秽,但却更添一股凄楚之美。

    她是四代蛮神遗留至今的一道山海之影,本体早已死去

    这战火,这沦陷的王宫。这断剑,这鲜血,正是她死前的一幕

    宁凡一跃跃入湖底,湖水中的不死之力立刻涌入身体,提防着即将到来的第八损。

    外界的异象,没有瞒过宁凡的神念。四代蛮神确实很美,但要说美得天地失色、日月无光,倒还不至于。

    但她身上的哀愁与悲痛,却十分打动人心。

    “前凸后翘,果然果然是老夫最中意的大美人!哈哈。能看此女一眼,老夫就算此刻去死,也不枉了!嘿嘿嘿嘿”眼珠怪一副花痴状,傻哈哈盯着天空,口水直流,对外界发生的一切,已经开始不闻不问了。

    他已经完全被四代蛮神的美丽迷住了,魇住了,深深沉沦。无法自拔。

    不止是眼珠怪,就连湖水中的宁凡,都渐渐有了一丝无法自拔的感觉,目光顿时一惊。

    让宁凡感到无法自拔的。不是女子的美色,而是一股近乎到发指的魅惑之力。

    这四代蛮神,修的竟是魅惑之道!她的美,或许不足以打动宁凡的道心。但她所修的魅惑之力,却足以让天地间绝大多数的男子失去理智。

    便是诸天道法规则,都仿佛要拜倒在她的裙裾之下一般。流动的方向都有了偏移,绕着她的背后,形成一个若隐若现的环影。

    犹如始圣之环!

    四代蛮神并非始圣,但其魅术之强,足以魅惑大道,令大道心甘情愿违背规则,为她塑出始圣之环,即便她,不是始圣

    “天下间,竟有人能将魅术修炼到这一地步,连大道都可魅惑!”

    宁凡心中暗暗一惊,丹田中的阴阳锁不断传出清凉之力,使得他没有沉沦在四代蛮神无边魅惑之中。

    若非他是乱古传人,身怀阴阳锁,怕是也要如眼珠怪一样,对着此女流口水、露傻笑,怕是也要如诸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