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人一听水帘仙王提问,有些害怕,吞吞吐吐地答道,

    “回、回老祖的话,那乌姓修士这次胃口更大了,不止要空灵至水珠,还要,还要…”

    “什么!这才几日,怎么他竟还加价了!他还要什么,才肯离开水帘星!”水帘仙王顿时一怒。

    “他还要道晶三万亿,说他在水帘城帮我水家看了三日城门,不能白看,一日一万亿,还说老祖拖的时间越长,他要的钱也就越多,他拖得起,但水家的家底未必拖得起,老祖的天劫也未必拖得起…”

    嘭!

    水帘仙王怒极反笑!

    看一日城门一万亿,开什么玩笑!这乌老八身价有这么高吗!他当他是准圣吗!就算是准圣,给人看门也不会索要这么多道晶吧!真当他水家好欺负吗!

    “来人,去道泉池!取老夫分水陨神戟!此戟应该修复地差不多了吧!这乌龟王八不走是么,好,老夫便打到他走!人说黑运传人不可杀,杀之不详,哼,老夫偏要看看,这黑运传人,杀不杀得!”

    下面的人更哆嗦了,“此事…此事恐怕不行…分水陨神戟修复的过程,出了差错…暂时还不能使用…”

    “什么!”水帘仙王内心一惊。

    分水陨神戟是他祭炼多年的十二涅法宝,因为之前一次拼斗,法宝器灵有了些小损伤,便交给下人们修复了。

    但那只是小损伤而已,修复起来极为容易,只需要放在道泉之内温养器灵就可以了,不需要多做任何事情,如此简单的修复流程,怎么可能出差错!

    “老祖有所不知,就在昨日,水帘星忽然出现了百万年一次的地脉变动。淤积在地底的浊气窜出,污了道泉,更使得分水陨神戟的器灵伤势加重,濒临消散…此宝若不大修,怕是不能用了…”

    嘶!

    水帘仙王神情一震。

    百万年一次的地脉变动,竟这么巧,在他修复法宝之时赶上了此事?

    “那,取老夫的仙水弓!老夫要射死那个乌龟王八!”水帘仙王又令道。

    “这个…恐怕也不行…仙水弓的弓弦,不知为何,断了…”下人们只打哆嗦。

    “什么!仙水弓的弓弦。乃是以虬龙之筋炼成,水火不侵,刀剑难损,为何会忽然断掉!是不是你们看守不利,被人偷偷入了宝库,毁了弓弦!”水帘仙王大怒!

    “冤枉啊,老祖!已有炼器师验过了,那弓弦是耐久恰好耗尽,自己蚀断的…不关小的们的事!”

    “开什么玩笑!那弓弦早不断。晚不断,乌老八一来,它就断!别用巧合敷衍老夫,老夫不信!”

    水帘仙王嘴上还在怒吼。内心其实已经有点怕了。

    邪乎,太邪乎了!这乌老八一来,他便诸事不顺,接连两个法宝无法使用…

    忽然又有一队水家修士。急匆匆地来到大殿,是来向水帘仙王禀报消息的。

    “报!客卿刘世南,被一个从天而落的陨石砸伤。请求老祖赐药救命!”

    “报!四长老返回水家的路上,遭遇十万年一遇的星空风暴,如今重伤垂死,请老祖动用族内秘药相救!”

    “报!水王殿万古不损的古巨人像,离奇坍塌…”

    “报!水帘星星核不稳,有崩溃的危险,请老祖速速迁星!为我族寻找新的族地!”

    “报…”

    够了!

    水帘仙王重重拍碎了桌案,而后,长长一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