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山眼光微扫佛堂,俯身将佛像前的功德箱提过,是一尺宽,两尺高的三合板箱子,正面方向有一道口,供香客塞钱进去,盖子有锁。他顺手取旁边的木鱼槌,撬开锁,里面至少有半盒的纸钱。

    石兰伫立那里,泪眼朦胧,柔肠百断,脑里只不停回转着徐山那句“记得我”,她想喊,又不敢,只能在心里哭泣,山儿,我不要记得你,要死,我陪你一起死。

    徐山抬头看到墙角有一壶佛前灯用的香油,过去提将回来,哗啦倒进功德箱,纸币被淋了个通透,下降不少。接着他拖箱子到三个佛像前的香炉面前,用手捧香炉灰进去,待装一半时,取了书包内的三个煤油瓶安放进去,接着继续补香炉灰,快掩至瓶口时才罢手。

    徐山伸手掏兜里的火柴,发现早已湿烂,摇头叹气,取了佛像前的红烛,逐个点燃木箱内的瓶子。将箱盖合上,从那口子能够看见里面火光依旧,提在手中走上一步试了轻重,接近十斤,不影响行动。

    做完这一起,徐山长舒一口气,回头看石兰一眼,见对方只是满眼深情地望自己,咧嘴一笑,道:“乖,我走后,你躲到屋外去藏着,要不是我先回来,你就找机会下山,可别又让人逮住了,估计我不能再救你一次。”

    石兰哇地大哭,要将扑过来。徐山怒目一瞪,她就只得停住,泪流如室外的雨。

    徐山提了木箱,冲山头嘿嘿狞笑,跨入雨中,拾阶而上。

    不出十步,他回头,石兰果然跟着,他皱眉,石兰即止步,前行数步,再次回头,石兰还是在几步之外,如此数次,他喟然长叹,向石兰招手。

    石兰内心一喜,脸露灿烂的微笑,跨步赶到徐山身边。

    徐山看她,灵台中的魔猿捶胸狂吼,霸气冲霄,睥睨天下。他冰冷的眼神融化,嘴角泛起狰狞的笑,道:“也罢,就让你看看我如何轰了这些土鸡瓦狗,给你要个公道。”

    石兰见徐山终于接纳自己,苦尽甘来,只觉满天乌云化为火海,也甘而蹈之,满足地用力点头道:“嗯!”

    二人前行数十米,突然从上面传来一声枪响,徐山示意石兰小心,放低身体,加快向上的速度。过程中又有数声枪声,正是杨军后退时所发。

    石阶尽头就是山腰平台,二人缓缓冒头观察。只见远处有两个人影在追逐,后面的影子仿佛巨蟒翻腾,倏然间已至平台中央的凉亭之处,离他们不过二十余米的距离。徐山拉石兰蹲下,侧耳听之,只听一声虎啸,然后惨叫声传来,逃跑者应当是被击倒。

    徐山眉头紧皱,以为倒地的是所谓的张虎臣,没想到杨军的速度和爆发力这般威猛,推算自己二人的企望应是以卵击石。他回看石兰一眼,对方安然望他,满目深情,嘴角噙笑,视生死于物外。

    美人如玉,情深似海,徐山领会于心,面露疯狂神色,天道不公,生死讨之。

    就在他准备立身冲过去之时,山顶陡然先后传来两声巨雷,抬头望处,雨水已弱,黑乎乎的天居然被捅了个大窟窿,照射下一柱阳光。徐山不知,引起天地风云变幻的山顶,正是他苦苦追求的道法世界,此时却已擦身而过。

    紧接着又是两声枪响,有人狂笑。二人探头再看,凉亭右边跳下一人来,步履踉跄,不是刘二狗还是谁。只见先前追击之人已然倒在凉亭边,亭子里推门出来二人,其中一白胖子,跑向自己方向,却是去扶那被击倒在地之人。

    徐山此时已明白判断错误,先前追击者才是张虎臣。他眼内重启喜色,用手按住石兰,等待时机。果

PS.在此推荐一个公众号bamiaowenxue(八秒文学)快关注起来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