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山哪里忍受得住,数次沉醉山河,踏马玉门,兵临城下,要不是在紧要关头,石兰担心他的身体格挡住宝剑,二人早就唱起琉璃花开,瓜络蒂熟的欢歌。

    徐山记得刘白玄说过“精全炁全,精泄炁泄,唯精与炁,顺保全真”,他不知道此精与彼精的区别与联系,但总觉得如果任自己的宝剑在伊人体内唱响欢歌,恐怕不会是好事情。

    所以每次石兰制止住他,他都既后怕又感激,甚至嘱咐帮自己捏着鼻头止血的伊人,一定继续保持捍卫家园的决心和毅力。

    石兰甜蜜羞涩,也好笑忧虑,二人每次走到那一步都是情发自然。

    她愿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徐山,并且徐山如今除了须毛尚浅,浑身已充满男子汉气息,她有时候也情迷其中,乱了分寸,哪里还能次次都保持清醒,将心爱的人拒之门外,甚至自己的身体与心中还有某种空荡荡的渴望。

    最终二人商量出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每次相见时,石兰必须衣着长衣长裤,反正她有河图在身也不会觉得热,然后去书店买回一堆书籍,二人各自看书,石兰看经营管理方面的书,徐山看些哲学书籍。

    看哲学方面的书籍,是徐山新琢磨出来的道理,要说对这世界,对命运的思考,自古有之,也并不一定非要是修行人士,未尝不能帮助自己对天道的推演。

    就如他现在所看的《沉思集》,马尔库斯?奥勒留写于接近两千年前,很多观点就引起他的共鸣。

    我是必然要死的,但难道我就必须"shen yin"而死吗?我必然是被囚禁的,但难道我就必须哀怨吗?我是必然要遭流放的,但难道因此就有任何人能阻止我,使我不能欢笑、勇敢而镇定么?

    “把秘诀告诉我吧。”我拒绝告诉,因为这是我权力以内的事…兵士们宣誓要尊敬凯撒高于一切人,但我们则首先要尊敬我们自己。

    这不正是自己在山城一遭的心路历程么!

    “无论对你发生了什么事,那都是终古就为你准备好了的;其中的因果蕴涵关系终古都在织就着你的生命之线。”

    这不正是自己对天道与命运的挣扎么!

    所以,奥勒留说,“既然你目前这一刹那就可能离开生命,你就按照这种情况来安排你的每一桩行为和思想吧。”

    徐山问自己的心,怎么安排?答案就是,至死方休!

    新学期开学宣读成绩,学校像中了石头人墨菲特的大,又或中了蛇女卡西奥佩娅的大,都一瞬间动弹不得:徐山的成绩居然排第三名!

    半饷,只听何苗班里传来一声昂然咆哮,饱含成功的喜悦与辛酸,是压抑多年后出困的宣泄,是刘波。

    徐山神色自若地安坐,教室里仿佛春风忽至,小伙伴们眼里开始泛出生机,原来他不是神,原来他是方仲永!

    老师们都将他叫出去单独谈心,老曹先是安慰,然后暗示说这学期如果再出纰漏就要叫家长,徐山唯唯诺诺,说一定想办法补起来云云。

    这当然是徐山的计划,这样安排有一石数鸟的好处:第一是他的根本目的,他需要一个尽量少打扰的环境,现在时间太少,上学和放学路上,家里的农活琐事,邻居的包场看电视等等,包括有些修炼不能让母亲看到。成绩下滑,就是他的借口,他准备在学校附近租一个房子,属于自己的空间。

    第二是不当出头鸟,不但麻子说的有道理,前世的经历也是如此。

    第三是让路给何苗,小姑娘自己虽然只限于喜欢,但毕竟是喜欢,这次她已排名第二,超越刘波是顺理成

PS.在此推荐一个公众号bamiaowenxue(八秒文学)快关注起来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