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城市中灯火通明,楚风驾驭驴车穿城而过,奔向大地尽头,没什么停留。

    “东风夜放花千树,风吹落,星如雨,宝驴灵车香满路。”

    他在吟诵,连夜启程。

    驴精:“……”

    九幽祇:“@#¥……”它想掀翻驴车!

    一路上,楚风追问多次,九幽祇也只是叹气,言说他大哥冲冠一怒为红颜,要进攻大阴间,结果启程前出了意外。

    更多的话它不想都说,不愿透露。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虽然普遍都认为我大哥死了,但是,我心底还是有点不相信,我觉得他不该这么落幕!”

    无意间,它透露出非同寻常的信息,若是深究,足以让阳间刮起一百零八级飓风。

    进攻大阴间、意外、可能没死……这些关键词连在一起,隐约间交织出一片阴谋,或者说是特殊的局。

    楚风坐在驴车上,道:“我也觉得你大哥没死。”

    “为什么?”九幽祇诧异。

    “都说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古。像你大哥那么丧心病狂、逮谁都想下黑手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人干掉,最起码也得要活好几个‘千古’才符合他的属性。”

    “我怎么觉得,你这小王八羔子说话这么不中听,你还是闭嘴吧!”

    楚风干笑,道:“别呀,你多给我说说你大哥的事儿,我总觉得跟他有缘。”

    九幽祇不屑,在棺中很轻慢,道:“有个毛线的缘,隔了千古,他知道你谁?就你这样的,还没他当年对手的孙子的孙子厉害呢。”

    “你这老货,鬼嘴里果然吐不出仙牙来!”楚风驾驭驴车,在深夜的青州大地上驰骋,一路冲向远方。

    冷不防间,楚风在黑夜中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笑容诡异,最为可怕的是冒出刺骨的森寒。

    一息间,石棺都仿佛被冻僵了,九幽祇震撼,这种气息绝不会是一个孩子可以透发出来的,让它心悸!

    这时,楚风笑的诡异,双目深邃,俯视石棺,道:“二弟,你难道不觉得是我回来了吗?就在你身边!”

    砰的一声,石棺内传来撞击与闷哼声,九幽祇被惊的不轻,脑袋结结实实碰撞在天金石材质的棺材板上,彻骨寒意在心底腾起。

    当然,这突兀的惊吓,也撞痛了他,呲牙咧嘴,道:“小贼,你不知道人吓鬼吓死鬼吗?”

    楚风幽幽开口,道:“二弟,看来你真是把我忘了,但是,你能感觉到我的气质才对,不觉得我跟史前时代的风格很像吗?”

    在这黑夜中,一片阴气腾起,自楚风的身体弥漫开来,笼罩整座石棺,让温度骤降。

    石棺内,九幽祇呆住了,而后觉得灵魂都冰寒,这是怎样的一种体验?他是由尸而活,被某些进化者认为是厉鬼,可是现在,为何他的的魂光不由自主轻颤,感觉发毛。

    一股莫名的阴冷在入侵!

    同时,仔细想来,这个小贼跟他大哥的气质还真有些像啊,都不是善茬儿,看着不像是好人。

    楚风浑身散发黑雾,通体森冷,如同来自地狱,连同双目都空洞了,弥漫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很强,带着轮回的味道。

    “二弟,我就在你身边啊,你不觉得这么多年来,你的背后始终有一双眼睛吗?一直在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