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仔细检查了一遍,确信地宫中没有危险,安下心来,准备在这里养魂养身,提升自身的体质。

    他早已在地宫中撒上一些轮回土,他相信,隔绝了一切,不会出什么纰漏。

    然后,他将驴精放了出来。

    “这是明湖仙窟,我们真杀进来了!?”驴精眼珠子都瞪圆了,一副活见鬼的样子,他跟在楚风身边,那可真是提心吊胆,因为这位爷胆子太大了,不是在挖天尊祖坟的路上,就是在闯人家仙窟的途中,太彪悍了。

    虽然一路上它溜须拍马,但还是各种害怕,现在终于长出一口气。

    它撒欢尥蹶子跑过去,准备痛饮天髓液,跟在楚风身边这么久,它也是识货的人,毕竟喝过天下第一名山出产的山液。

    “等会儿!”楚风另外开辟出一个泉池,将原池中的天髓给引了过去,主要是嫌弃明月曾在那里坐关。

    驴精不管这些,咕咚咕咚大口吞咽,美的都要冒鼻涕泡了,太有幸福感了。

    就这么一瞬间,它感觉四肢发热,蹄子流转出金属光泽,整具躯体都噼啪作响,体质在快速提升。

    “大哥,你真是我的大恩人啊,如同对我再造,是我的再生父母,父亲大人,请受我一拜!”

    驴精拜了下去,激动的语无伦次,但仔细看,一双驴眼中却有狡诈的光芒闪过,这分明是在变向的拍马屁。

    只是,这家伙太肉麻,甚至有些贱气。

    楚风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要是这样的儿子,保准第一时间掐死,一脚就将驴精踹开,道:“我警告你,再敢乱叫我打不死你!”

    同时,他严厉告诫,以后再怎么激动,也不能在美女面前这么胡说八道,这不是败坏他名声吗?

    驴精暗中撇嘴,不是在美女面前就能喊?再者,以后的事谁能说的准!

    楚风新修建了一个池子,引地下的天髓液入内,已经盘坐进去,当真是浑身舒畅,全身毛孔翕张,吞天髓液。

    这对他的好处太大了,这天髓液即便还只能算是雏形,不成熟呢,但也是天珍地宝。

    这当真是立竿见影的疗效,楚风在第一时间感觉到热气滚滚,沿着四肢百骸移动,滋养其肉身。

    “这是经过地下灵泉稀释过的天髓,不然的话,谁也无法奢侈到用来沐浴。”

    楚风考虑深入地下去,找那原浆,直接服食,让自己进化的更快一些,他可没有过多的时间耽搁。

    他想在最短的时间内金身圆满。

    楚风知道,无论何种奇珍宝液,都是早期效果最佳,就如同天下第一山的山液,到了后来不怎么起作用了,身体对它有了抗性。

    哧!

    楚风消失,没入地下,带着石罐防身,去截取原浆。

    他本就是从地下闯进来的,因此并不费力,突破各种禁制等,找到天髓液的支脉,小心谨慎的收集,放进玉质器皿中。

    不久后,楚风回来了,在地宫中开始直接服食天髓原浆。

    轰的一声,他的身体像是焚烧起来,冒出刺目的光芒,周身血气澎湃,魂光激荡,五脏六腑都在和鸣。

    这效果太剧烈,让楚风觉得自己快点燃了。

    “好霸道啊!”

    他终于明白,为何明玉以灵泉稀释,坐在池水中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