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汤,一碗汤汁逆了阴与阳,塑了根基壮命魂,剪了镣铐搭道桥,直通雾区尽头证终极。”

    一位老妪年岁太大了,佝偻着身体,十分矮小,不过一米五高,骨瘦如柴,肤色暗淡发黑,她眼窝深陷,脸上满是褶皱,双唇青紫,牙齿近乎落光。

    她在叫卖,居然是阳间赫赫有名的孟婆汤,最是滋补身与魂。

    那里有一座桥,石拱面,样式极其古老,桥体规模不算小,称得上恢宏,沧桑古意斑斑,经历过漫长时光的洗礼。

    桥体就在那通天仙瀑不远处,横在汇聚成河的水面之上。

    在桥身上只有那么一个老妪,在吆喝孟婆汤,在此做生意,身上穿着陈旧的服饰,像是从许多个时代前的古墓中爬出。

    “这门生意居然还在!”楚风的袍袖内,天金石棺中古尘海心中凛然,倒吸一口凉气,深感吃惊。

    “史前岁月就存在?”楚风问道,这就相当的惊人了。

    古尘海点头道:“是,当初就有这门生意,不过卖孟婆汤的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

    他们两人暗中交流,倒也不担心被强者发觉,因为楚风将手放在小棺上,不需要散开神念过远。

    此外这是通天仙瀑所在地,所有强者的感知都会锐减,被这金色的壮阔瀑布所弥漫的特殊氤氲雾丝消弱,莫名的骇人,下降的程度非常厉害。

    古尘海惊悚,当年有些深不可测的组织,居然跨过无穷岁月,渡过各种劫难,呈现到这一世来。

    甚至,他能够看出,老妪手中那个黑釉碗还是当初那个,漆黑而瘆人,碗上铭刻着复杂而诡异的符文。

    “大娘,多少钱一碗?”

    有一位双十年华的年轻女子问道,长相清纯而秀气,眸子清澈,一身月白色长裙飘动,迎风猎猎作响间,仿佛要乘风归去的仙子。

    “一两母金一碗汤。”老妪说道,站在桥上咧着嘴,就只有那么一两颗牙齿了。

    清丽女子叹气,微微施了一礼,转身就走,母金这种东西太稀有,这是战略性物资,是打造究极兵器的材料,举世难寻。

    谁要是得到,都会熔炼进家族内的镇族兵器中,怎肯出售?

    楚风听到后也是无言,一碗孟婆汤居然这么贵,需要一两母金交换?他觉得太黑了!

    “还是原来的价格,闻着也是原来的味道,多少年了,物价飞涨它都没变,良心价啊。”古尘海居然在感叹,说他当年还曾喝过一碗。

    楚风很想喷他,这还不嫌贵?

    但想到当初他有黑手大哥罩着,估摸拿出一两母金也不算什么,优渥的背景与底蕴,老古当初妥妥算是一个钻石王老五。

    老古愤愤,道:“小子,你现在终于知道了吧,当初抢了老夫多少母金?你可是直接洗劫过去五六罐孟婆汤!”

    楚风以前还真没什么概念,不知道孟婆汤这么值钱!

    “这东西补根基,滋养魂光与肉身,没有一点副作用,自然价值骇人!”老古说道。

    楚风揉了揉脸,让自己变得越发不像原本的楚风,避免被人认出,事实上来这里之前他就有所改变,利用场域手段,改换形体真容。

    “大娘,除却母金外,您这还接受其他东西来交换吗?比如,天金石。”

    当老古听到楚风这么询问,当时就气够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