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天精地孕的灵卵?”有人吃惊的问道。

    在场的人没有火眼金睛,但是有些人却有天眼,而一些老辈人物更是神觉强大的骇人,第一时间看出端倪。

    雍州那位混沌气笼罩的老者带来的年轻人非同一般,先天气息内敛,没有染上一点红尘气。

    甚至可以说这是天胎,正常降生的生灵都会被世间浊气缠绕,他却斩断浊根,体内蕴先天之精。

    “嗯,是的,他本是东胜神州花果山的一块九窍神石蕴含的灵卵,九年前出世,根骨的确不凡。”

    来自雍州的老者微笑道,他名为昊源,是雍州那位霸主的徒孙!

    他的连眸光被自身体外的混沌所遮掩,一片朦胧,他很强,而他说的话却更吸引人。

    一些人吃惊,深感意外。

    “我知道了,当年亦有所闻,听说出了一个石胎,竟强到这等地步,天生火眼金睛?!”

    许多人都动容,都在观看老者身边的年轻男子。

    他身高一米九以上,很是英武,剑眉入鬓,眼睛有神,算得上一个英气迫人的俊朗男子。

    不过,他的一双手臂却是石质的,这引发人们注意,双手很有力,让人怀疑他可徒手截断神兵利器。

    “他是灵卵,天地生养,在这乱世中到来,注定要从军,要血战。”来自雍州的老者昊源说道。

    众人凛然,总觉得雍州一方了不得,将这种道胎都能寻到,这难道是天命所归?

    “他的名字叫大空。”昊源说出石胎的名字。

    “好名字,不错。”就是很沉静的石佛都开口了,虽然双方属于不同阵营,但是,他眼中还是出现异色。

    远处,楚风一惊,他对大空二字有些敏感,因为时光炉回荡的话语便有这个关键词,提及大空之火,这是巧合吗?

    “这是师祖所赐之名。”老者笑道。

    当听到这一说法,众人动容,他的师祖就是雍州那位霸主,当年曾统治阳间二十分之一的疆土,遭雷劫而殒,又在当世复苏归来,要重整乾坤,乃是盖世霸主。

    楚风动容,他觉得,雍州那位不会随便起名字,难道说知道大空之火?这可是一个惊人的线索!

    他认真打量,这位天地生养的大空还真是不凡,极其惊人,体表有大道光晕,血肉之躯跟石臂完美融合在一起,并不突兀。

    其实,雍州的霸主除却赐下大空之名,还曾说,当大空褪尽石质时,就是他进化步入正路、望到究极道时。

    石佛又开口:“虽在极西之地,但是我族有老佛曾心有所感,当年心血来潮测算一番,觉察有天外异物降临,触及东胜神州之地,想必与这年轻人有关?”

    他平日间少言寡语,今天却主动细说,这让人深感意外,然后很快意识到,当年佛族一定是推演到了不得的东西或事件!

    昊源露出笑意,道:“不错,当年天降异物,造化物质交融于石胎,让他提前出世,成为大空。”

    “什么,天地交感,异物融入石胎,成就了他?!”石佛皱眉,第一次露出这种情绪波动。

    一时间这里安静了,所有人都望向大空。

    他很稳重,无声的对众人抱拳,而后又点头致意。

    楚风越听越是觉得不对味儿,他当年从轮回终极地逃出来闹出很大的动静,被人误解了?

    当初,的确从石罐中逃出一缕造化物质,结果被石胎吸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