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角一吹,这片连营中所有金身层次的进化者一起集结,这是要准备出战了。

    此时,弥天穿上了一身金色锁子甲,手持一根青色的长矛,脚踩腾云靴,当真是威风凛凛。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名追随者,也都在金身层次,还有人专门为他抱着一杆大旗,上面绣着一只黄金暴猿,气吞天地,栩栩如生,最为突出的是,长有六只耳朵。

    楚风有点无语,有必要这样招摇吗?

    弥天嗤笑,道:“你懂什么,为了避免误伤,这是最起码的行头,将我的战车也驾出来。”

    随后,一辆金色战车被人驾驭而来,猴子直接跳了上去,站在上面,意气风发,一副指点江山、俯瞰阳间群雄的姿态。

    “真的很有必要!”鹏万里也说道,他也穿上了一身甲胄,此外,在他的后方也有人抱着一杆大旗。

    上面绣着一只金翅大鹏鸟,绽放出刺目的霞光,仿佛要展翅凌空扑出来,欲扶摇直上九万里,带着一股可怕的戾气!

    一面旗帜而已,居然散发洪荒猛兽的气息。

    道族的萧遥解释道:“战场上刀剑无眼,立起族旗的话,告诉对面我们是什么人,除非两族对立,是生死仇敌,不然的话,即便处在不同阵营,也都会留情面,大家都心中有数,会进行适当的回避,不会生死决战。”

    也就是说,到了战场上,六耳猕猴、金翅大鹏族的旗帜一展,对面的人立刻就知道是谁来了,会心有忌惮。

    虽然各族选择的阵营不同,但是有些强族私下里说不定有很大的交情。

    而且,即便没什么交情,谁也不敢轻易杀六耳猕猴、道族这样的顶级道统的子嗣,尤其是猴子一脉,没剩下几只了,你敢在战场上六情不认,不讲情面的给打杀一只,那几只老猴子说不定就会想办法支持别人在战场灭你族内所有子弟!

    楚风张口结舌,好半天才道:“你们这是……潜规则啊!”

    “人生处处,无不在潜规则。”猴子通体金黄,用他那只毛茸茸的手掌,拍了拍楚风的肩头,语重心长的教育。

    “那我呢?”楚风想问,他该立一杆什么样的大旗。

    “回头你就跟着我们吗?”鹏万里说道,这样比较稳妥。

    然而,有人来禀报,这次他们几个刺头都有重要任务,作为尖刀般的领军人物,要带着金身连营的人突破。

    几人被分散,都是前锋!

    至于楚风,被安排在最右路,彼此都分散开。

    “他一个新兵,为什么也要领军?”猴子不满意,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金身领域的绝顶高手,万一因为第一次上战场,什么都不懂,被人联手给干掉怎么办?

    “据悉,上面听闻他十分血勇,可以同六耳族殿下交手,深感惊诧,因此给他机会冲锋陷阵!”

    “真麻烦!”猴子皱眉,曹德跟他打了一场,结果都引起上面的人注意了?

    他叮嘱楚风,道:“你自己小心,不要太愣,别就知道傻拼命,我告诉你,战场上有些狠茬子,连我们兄弟都忌惮。”

    鹏万里、萧遥也都点头,现在出战,让他们都很不满意,还想保持体力,养精蓄锐,去干翻亚圣呢。

    “没事儿,到时候我们争取杀到右路,去接应曹!”弥天说道。

    然后,他让人取来一杆大旗,赤红旗面很宽大,像是血水浸染过,而上面有一个黑漆漆的大字:曹!

    “为什么你们的战旗上都是图形,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