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身连营很大,占地广阔,帐篷成片,都是这个层次的生灵,来自不同种族的进化者都有。

    洪盛被打残,洪宇浑身骨头尽断,这件事很快就传了出来,导致所有金身层次的生物都哗然。

    不过,人们很快就意识到,洪盛真的在战场上对自己人下黑手了,想格杀曹德,这是遭遇了报复。

    不少人都对他鄙夷,不齿他的为人。

    同时,人们也感觉到,曹德真性情,强势而眼里不揉沙子,居然敢这么掀桌子,将金身连营负责人洪云海的两个孙儿给废掉。

    一些人担心,曹德可能会吃大亏,毕竟得罪洪家,以后无论是上战场,还是在连营中都危险了。

    “曹德太率直了,虽然出了一口恶气,但是他自身危矣。”

    “这样耿直的人如果被人暗害死,这世道就太黑暗了,不行,我们应该声援他,洪家的人太过分了。”

    一时间,居然是群情激愤。

    许多人都认为,曹德目前处在弱势地位,看似扭转杀局,保住性命,且将洪盛打残,但其实埋下祸根。

    “我们上战场对敌,可是,此地负责人的孙子却在后面对我们下黑手,这样毫无安全感,怎么让我们归心,还不如转头投奔对面的阵营。”

    “洪家仗势欺人,只手遮天,为所欲为,寒了所有上战场的人的心!”

    这一日,有人造出这种声势,为曹德抱打不平,大力声援。

    当洪家兄弟得到消息时,气的七窍生烟,伤体渗出血迹,他们很想诅咒,见鬼的仗势欺人,只手遮天!

    这让他们倍感憋屈。

    他们两人觉得,最初,的确是他们想谋害曹德,可是后面的发展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哪里轮得到他们作威作福,最终的结果是,曹德打上门来,将他们兄弟一起打残,在曹德身边跟着六耳猕猴、鹏族、道族的三个混世魔王,到底是谁只手遮天,在他们祖父的大帐中行凶?

    而且,他们的祖父回来了,脸色阴沉的吓人,都没有第一时间去找曹德清算,因为被警告了。

    “谁仗势欺人,我恨啊!”曹洪脸色发白,直接昏死过去。

    事实上,这些都是楚风让猴子找人造势做出来的,因为,他还真是觉得这里太黑暗,万一洪家发狠,对他下黑手,防不胜防。

    即便六耳猕猴拍着胸脯说,保证他的安全,但是他不想去赌,各种防患于未然,先行造势,鼓动人心。

    在楚风看来,他是一个典型的受害者,对方随时会反扑,这里黑暗的令人发指。

    洪盛与楚风的看法截然不同,是立场的问题,都觉得自己是受害者。

    总的来说,楚风无愧于心,别人想谋害他,而他则做出反击。

    此时,楚风正在练拳,这片连营中有很多设施,外表看起来简陋,只是一望无垠的帐篷,但其实有些大帐内部另有乾坤,是洞府世界。

    现在,楚风就在一座特殊的建筑物中。

    在这里,全都是各种稀有金属浇铸的设备,比如神金墙,比如铜母铸成的各种凶禽傀儡等。

    现在,楚风拳印如虹,在这里健身,每一次都打的那稀有金属铸成的墙壁凹陷,坑坑洼洼,充满拳头坑洞。

    这里的侍者看到后头皮都发麻,这是什么怪物?须知,连亚圣都不见得能有这种重拳,太吓人了。

    一个金身少年怎能如此?

    要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