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朝霞驱尽黑暗,天地灿烂,清新祥和。

    可是,来自禁地的强者却都感觉到刺骨的寒意,从头凉到脚。

    静止的断面世界中,那块灰暗、满是裂痕、只有缝隙间透着淡淡光泽的玲珑石缓缓离开,它是唯一的活动物体。

    九号等人很安静,只是身体在略微轻颤,脸上早已有热泪滚落,多少个时代了,一代又一代绝世生灵出现,展现他们的冲天才情与璀璨,而世间再也没有他的名流传。

    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做过什么,付出了什么,又是怎样上路的,在沉默与孤独中只身远行,曾经举世皆呼唤,却再也得不到他的回应。

    随岁月流逝,时代更迭,世间终于再也没有他的名,没有了他的痕迹。

    今天,却在这里,终于再次听到他的声音,在这寂静的世界中,悠悠而响。

    九号等人怎么不能热泪浮现?

    虽然不再是他亲口所言,只是昔日的一段印记回响,但依旧这么不可挡,正如昔日,横扫而过。

    一个人的声音竟然可以贯穿几个纪元,碾杀那腐烂不祥而又可怖之极的生物,让来自禁区的强者都毛骨发寒。

    他们萌生退意,但是,身后却有声音在响。

    “逝去的终究逝去了,不可再现,那是特殊的玲珑石,它寄存了那个人的气息与声音,如今释放出来,便什么都没有了,想要再回响,不知又要过去多少年。”

    有人告知,让所有强者都不要怕,没有必要担心什么。

    并且,在场的禁地生灵,有些人的身体突然剧震,有莫名物质注入体魄中,让他们的道行在迅速拔高中。

    有些人的实力增长了一截!

    “玲珑石,应该是他留下的最后遗物,那最后的痕迹而今也消散,今日可以抹灭干净,点滴都不要留下!”

    暗中有声音在响,正是早先蛊惑半张腐烂面孔的那个生灵。

    现在,他在鼓舞士气,让来自禁地的顶尖强者继续出手,探索此地最后的秘密。

    九号等人都在目送灰扑扑的石头远去,没入静止世界的最深处。

    他们大概知道玲珑石是如何形成的,乃是无穷岁月前,顽石通灵,最终成为盖代强者后留下的遗蜕。

    不然的话有什么石头可以摹刻下大道的痕迹?

    那块灰扑扑的石头亦有绝大的来历,不然也无法进入这片静止的世界中。

    九号他们目送它远去,直至消失不见。

    然后,他们转过身,重新盯着一群敌人,强如九号、脾气火爆如二号,尽管自身都很强,可也从来没有敢小觑天下。

    因为,他们知道时代变了,这阳间已不是曾经的旧地,有些道路连着未知的厄土,有些不可预测的生物出现,也可以理解。

    “行了,那个人的痕迹消失了,第一山不再可怕,都一起动手吧,以强绝手段抹除这里所有的痕迹,打开那个断面世界!”

    有人冷漠地说道,其魂光在暴涨,从额头腾起银白光焰,其实力在非正常的增长中。

    这很诡异,来的这些生物像是可以与禁地沟通,能够召唤来祖先之力,甚至是魂光,极其可怕。

    不止如此,还有人手持特殊的器物,那是磁髓中的变异结晶体,弥漫着混沌气,被视作布置场域的最好的几种材料之一。

    “呵,没有想到,你们还敢妄动,不见棺材不落泪。”六号开口。

    九号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