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瞻州的霸主被击杀,血雨滂沱,天地异象震惊阳间,这实在可怕,连三方战场上都坠落下成片的神魔尸骸,景象恐怖。

    许多人都感觉末日来临,犹若天塌地陷,有些家族,有些大教投身在瞻州阵营,完全绑在这辆战车上了,可是现在,却是这样一个结局,怎能让他们不怕?

    “师祖!”

    有一位老者大叫,披头散发,撕心裂肺,冲上了高空,迎着血雨,看着满天坠落的神魔尸体,彻底发疯了。

    他是南部瞻州霸主的一位亲徒孙,称得上嫡系传人,结果今天却见证了自家一脉的败亡。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瞻州那位的来头有多么大,实力多么的高深莫测,实在是天纵神武的生灵。

    可是现在却死了,而且就死在了瞻州,都没有来战场上,怎能这样?

    “啊……不!”

    还有些许多人在大叫,都是一些老妪、老头子,不知道活了多少个时代了,全都是一方名宿高手。

    他们的家族跟瞻州绑定了,现在却一败涂地,连那位霸主自己都死了,可谓大势已去。

    有些人内心惶恐,因为,他们隐约间感受到自己家族中的老祖跟着战死了,因为就结庐于那位霸主的闭关地不远处。

    这样做,一是以示尊敬,二是表忠心,为其护法。

    果然,瞬间而已,有传送场域爆发刺目的光束,各种消息自天下各地传来,一时间瞻州阵营乱了。

    “五祖殒落,被人一指击破头颅,形神俱灭,天啊,族中最强的老祖竟然逝去了?!”

    “玄海老祖坐化了,被人以精神场域覆盖,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就无声无息的死在瞻州那片密土中?”

    各族的进化者疯狂了,从南部瞻州传来的消息实在骇人听闻,让他们震惊,自家族中的底蕴,顶尖老祖居然相继死去。

    南部瞻州到底发生了什么?霸主惨死,连那个大家族的老祖也都跟着毙命,有些过于可怕。

    消息传来后,震动了三方战场,让另外两大阵营的人都瞠目结舌,感觉不可思议。

    他们在严重怀疑,难道是自己所在阵营的霸主出手了,发动袭击,直接轰灭了南部瞻州的那位霸主?

    消息满天飞,可谓人心惶惶。

    当然,也有一些人比较镇定,这是那些走上战场纯粹是为了立战功换取花粉、经文的大量散修。

    他们对谁最终统驭阳间后成为终极进化者不是很在意,并没有什么归属感。

    真正在担心的是那些押宝在瞻州霸主身上的大家族!

    “不可能,师叔祖也跟着死了,天要亡我们这一系吗?”有一位老天尊怒吼,正是南部瞻州霸主的徒孙。

    他所透出来的这则消息让人惊悚,他的师叔祖是谁?论辈分算的话,意味着是那位霸主的亲师弟。

    南部瞻州霸主还有亲师弟?这简直让人觉得疯狂,这必然是和其一个级数的存在,正常来说师兄弟联手,简直能直接硬撼贺州与雍州两大霸主的联手之力。

    谁都没有想到,南部瞻州的水这么深,实力底蕴如此恐怖。

    可是,现在他们败了,而且都让人格杀了,这就显得极其不正常了,而且无比的吓人,让人觉得发瘆。

    “天啊,南部瞻州等于有两大霸主,结果都在一日间死亡了?”

    三方战场上引发风暴,所有人都震撼莫名。

    难怪早先时异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