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不断诅咒,说有混账胡乱对决,引发小世界崩溃,他什么造化都没有得到,若非离秘境出口过近,绝对形神俱灭了。

    同时,他也强烈抗议,说不公平,说好让他先进秘境,寻找造化,结果现在一群却都几乎跟他同时进去,他有什么优势可言?

    在楚风的仇敌中,九头鸟族、金翅夜叉族等全都脸色铁青,他们死了那么多人,这曹德还活蹦乱跳,还活着?!

    他们很想骂一句,还有没有天理?不就是一个圣者吗?即便是大圣,可是境界层次摆在那里,进去后最终应该被弄死才对,结果他却活着,太可惜与遗憾了。

    人们都怀疑,曹德身上有秘宝,有第一山赐予他活命的特殊器物,不然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

    然而,楚风不理会他们,迅速行动起来,直接闯向另外一处秘境,属于他的秘境还有两地,他怕发生变故,想尽快探完。

    很遗憾,接下来的两个秘境都是死秘境,空空如也,没有任何造化,让他惋惜,这是白白浪费了两个名额。

    “对不住了,我也要加入无主秘境的争夺战中了!”楚风自语,其实是做样子。

    然后,他果断冲向圣级秘境,参与争抢。

    在楚风进去后,外界一片大乱,人们确信,两位使者死了,金翅夜叉族、九头鸟族的神王也灭亡部分,损失不小。

    最为关键的是,片刻后远方传来长啸声,有头发乱糟糟的老者逼近,而且不止一人,霸道无比,冲击的各族进化者大口吐血,翻飞出去。

    “我族的后人呢,为何生命气息消失了?!”

    有天之上的人到来,是神族等,除却老辈强势神王外,还有天尊级凶兽出现,带着滔天的煞气,是该族守护山门的恐怖生灵之一。

    若非战场上的天尊庇护,这样的冲击肯定要让许多人都要惨死。

    “闪开,我族的后人在哪里,死在秘境中吗?谁做的?!”

    顿时,有人上前,对他们密语与解释。

    楚风行动很迅速,一口气闯过数个秘境,得到了一些大药,但总体来说收获不是很大,这些地方都被人提前光顾过了。

    另外,真正的造化不可能那么多,很难保存到当世。

    这一次,他冲了出来,就要闯进另外一个各族都可进入的秘境中,再去争夺。

    “谁是曹德,给我爬过来!”使者的同族人,有人喝道。

    他们被告知,使者的死可能与曹德有关。

    但是,为时已晚,楚风已经进去了。

    “天之上的号令你也敢不遵?!”一位满头发丝飞舞的神王嘶吼道,眸光凌冽。

    “第一山什么情况,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其传人在外面是生是死,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庇护,也就是冒犯第一山的根基地,才有可能触发数个纪元前的残存的禁忌力量,其他不足为虑!”

    另一位老者喝道。

    然而,楚风没有搭理他们,就那么进去了,不见踪影。

    “进去捉他,将那曹德提出来,什么大圣,在这诸天都要染血的时代,各界都要颤栗的纪元更迭期,大圣算什么东西,神境都是蝼蚁,没有成长起来的所谓天骄与翘楚都是被贩卖的奴隶而已,供给真正诸天万界最强种族当奴仆与侍妾,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可怕的时期,一切秩序都将被改写,顺从天意者活,逆着都要死!”

    另有人低语,信念十足,道:“就在刚才,我神族找到了上数个纪元断代前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