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身穿母金甲胄的生灵跪在了地上,一改早先的霸道,身体竟然在发抖,披头散发,眼中有恐惧。

    所有人都一怔,深感吃惊,他刚才还很张扬,怎么一下子臣服在地上,向着他眼中要被“废物利用”的人叩首,这是何意?

    然后,人们转头看向羽尚,他的状态太特殊了,周身有一股特殊的血气在蒸腾,将他包裹在当中。

    他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红扑扑,颇有些向鹤发童颜转变的趋势。

    这是在涅槃,他要完成一次蜕变?

    许多人倒吸冷气,了解的人都知道,羽尚早已走到人生晚年,没有几个月好活了,血气枯竭,肌体衰败,到了他这种程度,一身战力锐减,没有剩下多少。

    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被那穿着母金甲胄的生灵打的大口吐血,而却无法反击,实在是身体糟糕到不行了。

    然而,也有人看的明白,羽尚的蜕变有问题,不像是正常的进化,没有破开身体桎梏。

    只是他体内的异血在沸腾,交织出法则,形成其祖上的某种秩序纹络,支撑住了他的体魄,让他更强了。

    同时,那种沸腾的异血,特殊的血统复苏后,在这种秩序的加持下,竟天生克制对面那个人。

    “祖上,你是看我太屈辱,给我一次机会吗?”羽尚自语。

    因为,不久前他太憋屈,被人几乎轰杀,天帝的后人啊,居然被人当众嘲讽说是废物利用。

    那一刻,他的身体都在颤抖,若非心有牵挂,他真想自爆之。

    他想活下去,他想看到自己这一脉如今唯一可能还活着的后人——妖妖。

    他失去了所有子嗣,被那个仇视天帝一脉的家族斩尽杀绝,让他断后。

    “祖上,谢谢你!”

    羽尚低语,他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在他体内血液中复活的印记给予他这一切,让他释放的“天尊域”克制对面那个人,压制的仇人瑟瑟发抖。

    尤其是这一刻,那逝去的祖先,发出最后的残余波动,涤荡在羽尚的心间,让他枯竭的血液都跟着激荡滚热起来。

    “当年我们这一族天上地下无敌,谁敢辱帝?!与帝竞逐失败的生灵,其后裔怎么敢威胁我们?!”

    “杀!”

    羽尚低吼,周身光焰滔天。

    他向前迈步,脚下黄金大道神莲浮现,一步一幻灭,像是在横渡星海,一脚落下,天地间无数星辰闪耀。

    这是羽尚壮年时实力,再现天尊巅峰层次的能量。

    “你……”

    身穿母金甲胄的男子非常的不甘心,他想站起来,因为他感觉被羞辱了,几乎要吐血,居然长跪,被压制的身体发抖。

    而在此之前,他曾抬手就打的羽尚七窍流血,根本不是其对手。

    但是现在,他……飞出去了,随着羽尚一脚落下,他身上的母金甲胄都被踢的凹陷下去,出现一个大坑。

    这个生灵喷出一口带着紫气的血液,直接翻飞出去,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所有人都吃惊,不管实力强大与否,都迅速倒退,这是天尊之战,真要彻底全面爆发开来,许多人都要被碾压成血泥,化成灰烬,全都要死!

    “你敢辱我,曾经被我族圈养的族群,你这个老不死!”这个生灵怒叫。

    这是他的心里话,他觉得太愤怒了,曾被他踩在脚下的血气都要消耗殆尽的晚年天尊也能对他下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