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明明的呼吸越来越快,他能感知到那种变化也在越来越明显,这个时候,他已经有控制不住自己的趋势了。

    该死的,

    为什么他喝了后那么云淡风轻!

    渠明明原本还以为自己药效还不够,现在自己则是有一些后怕。

    作为医生,尤其是中医,下药最讲究一个中正祥和,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下猛药,但这剂药的药效明显已经到了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极点。

    如果周泽是一个普通人的话,现在肯定会出问题了。

    来不及煎药了,渠明明选了几味药材之后直接放入自己嘴里咀嚼着,同时他掀开自己“工作室”的帘子,里面有好多个小瓶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蛊虫。

    取出一个瓶子,里头有一只软趴趴的像是毛毛虫一样的虫子,渠明明二话不说将自己的手臂放进去,手指直接压在了虫子身上。

    虫子身体被侵犯,当即产生应急反应,马上咬住了渠明明的手指。

    一股冰冷的感觉瞬间袭遍全身,

    但渠明明却觉得分外舒服,

    体内的那股子燥火终于被压制下去了。

    “可恶…………然而…………”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谁!”

    渠明明的汗毛忽然炸起,这里是他的网咖三楼,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禁地,放在武侠小说里相当于是闭关的地方。

    外人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地来到这里?

    真当所有蛊虫都待在罐子里当乖宝宝么?

    “可恶的是你居然炼蛊这种下贱的手段,

    然而,

    你身上所用的却是最纯粹的古中医法门。”

    一道黑色的身影自墙壁内慢慢地走出,看不清楚真容,但他却真真切切地存在着。

    “前辈,是何方神圣?”

    医生不算江湖中人,但医生职业的特殊性,使得他们也不得不跟三教九流的人物去打交道。

    再者,有了之前在书店里被一屋子僵尸震慑的经历,渠明明现在的心思素质明显提高了不少,至少再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时,还能够稳得下来。

    “上古时期,医蛊不分家,医者更兼职巫师占卜的职业。

    自黄帝之后,医者自持身份,摒弃杂糅,专攻治病救人之医道,蛊虫这种玩意儿,早就被当作糟粕给丢得干干净净。

    你这小辈倒好,

    竟然将它重新捡了起来。

    蛊虫再好,终究是异类,老夫在这里劝你两句,早日回头,你的资质,是有机会成为国之大医,休要被旁门左道迷了方向。

    老夫十年前收的弟子,也是一个极好的传法苗子,谁知道十年后,居然成了一个好厨子。

    你可不要步了他的后尘!

    人间正道是沧桑,

    我辈正道人士,自当着眼于正道未来,洁身自好。”

    黑影侃侃而谈,以长辈的身份说了很多。

    渠明明一时有些懵逼,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家伙真的是愚不可及,像是一个老学究一样,法无相,术有专,他用蛊虫一样可以治病,方法不同但目的是一样的而已,需要你在这里瞎比比?

    但渠明明还是双手抱拳,很是恭敬道:

    “晚辈受教。”

    “嗯,孺子可教也,老夫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