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他是怎么做到的?从技术上这能够做到吗?”

  “技术上当然可以,但是如果是技术上完成的,想来你们的技术部门不可能不发现痕迹,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没有采用任何技术手段。再联想之前十二号的贴纸变化,我觉得不是技术导致的,而是错误。”

  项白渐渐地回过神来,缓缓地点着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他利落地打开车门。

  “你干嘛啊?”

  “找案发现场。”项白说道。

  “哎!很难找哎!这里别墅也太多了,满山都是的!”

  项白站住脚又折回去坐到车上:“去保卫科。”

  “去干嘛?”

  “按你的说法,不是技术问题就只能是之前监控坏掉的时候,重装监控出现的错误,对不对?”

  胡小酒点点头。

  “所以保卫科一定知道,当时还有哪个监控出了问题,一定是多个监控坏掉,才会再重装的过程中安错。”

  “嗯……有道理哎。”

  意外的是,保卫科的值班员却并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监控出过问题。

  “你不知道!”胡小酒惊讶地瞪着他。

  值班员摇摇头说道:“我才刚来还没一个星期呢,你们问十二号的事儿,那我怎么知道。”

  “那你知道你们的监控镜头安错了吗?”

  值班员又摇摇头。

  “哎,你这是玩忽职守你知道吗?你们小区那么高的物业费,让你来值班,你什么都不知道!”

  “女士,你这话就不讲理了,那个时候我还没来怎么就玩忽职守了?就算是也是上一个值班员的错,是他玩忽职守,再说了,安错了镜头也不是我们保卫科的错,我们又不负责安镜头!”

  胡小酒翻个白眼:“就凭你们这个样子,难怪吴叔浩的公司要完蛋。”

  “这不是安心地产的房子吗?关吴叔浩什么事儿?”

  “你不知道吗?汇经金融投的钱啊,安心地产商现在的大股东就是吴叔浩,背后靠的就是汇经金融。”

  “这么巧?可是我怎么不知道?”

  “你们要知道这些肯定要花时间查嘛,但是这种事对我来说就是日常八卦。”

  “哎,你们要是没别的事儿就走吧,别耽误我值班。”值班员说道。

  项白皱皱眉头问道:“你之前那个值班员现在在哪?”

  “我哪知道。”

  “谁知道!”

  值班员被项白的眼神吓了一跳说道:“可能……可能物业中心能查到。”

  荷叶胡同12号,胡小酒摘下墨镜仔细地核对手里的地址,刚要敲门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哟,您又在啊,老板?”

  胡小酒一点不觉得意外,看看项白:“你来,我也能来。”

  “我这是执行公务。”

  “少来吧,你那十万块的报告打了没有?”胡小酒微微一笑,“是不是又缺钱花了,我的白白警官?”

  项白咬咬牙,从没见过这种威胁人的,有钱真的是了不起,了不起!

  “跟我来吧。”

  “好!”胡小酒开心的笑了。

  老许给他们倒上茶,“警察同志,请。”

  “您客气。”项白说道,“其实,我们这次来是想问一下,之前您在半山小区保卫科时候的事情。”

  “哦,我是在那儿干过一段时间,怎么了?”

  “我们想知道,七月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