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

剑台上,赵辉平稳身体后盯着秦阳失声喊道。

半年前,秦阳连一个气元七品初期都要穷尽底牌才能艰难战胜,而今不过半年的时间,秦阳的实力就攀升到这一步。

“我不相信。”

赵辉的脸色变得扭曲,狰狞起来。

这半年时间里,赵辉的修为进展神速,赵辉无法接受一个原先不看在眼里的角色成长到这一步。

赵辉的情绪极具波动,气息极为紊乱,身形一掠冲向了秦阳。

“我要你死,秦阳。”

赵辉满脸狰狞的咆哮道。

“七叠浪掌。”

七叠浪掌,中等灵武学,赵辉在其造诣不低,已经将之修炼到了接近大成的地步。

赵辉一掌打出,一掌接一掌,每一掌的威力都在叠加,五掌叠加之后,其威力直线暴涨,攀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即便是一位气元九品初期武者,也不敢轻视。

“去死,秦阳。”

“不好,秦阳危险了。”

“秦师兄。”

剑台下解千仇,郭鹏,曹月,曹丹钰等人脸色纷纷一变,其脸色已经被担忧所占据,别无其他。

剑台上,狂风吹打着秦阳的衣袍,秦阳立在原地,狂风丝毫不能给秦阳带来丝毫阻碍。

“赵辉,半年的时间你依旧只有这点本事。”

铜壁功运转开来,秦阳的体表皮肤完全转化为铜色,此时的秦阳就如同一只人形妖兽一般,体内有爆炸般的力量。

“破。”

秦阳依旧是一拳打出,没有动用战技,武学。

轰。

这一拳如同狂风卷万浪一般,拳劲所过,空气都发出嗤爆声,剑台四周的温度一下子攀升了十几度。

砰。

拳掌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对碰在一起。

轰。

只听得一声惊雷炸响,便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五掌叠加的威力几乎是瞬间就化为无形,仿佛纸糊的一般。

而后一道破空声响起,拳印趋势不停,悍然冲向了赵辉。

“啊。”

赵辉意识到不妙,死亡的危机感在心头升起。

赵辉想要立即开口认输,但已经来不及了。

“赵辉,这是反还你施加在苏达身上的,同样在你还没开口认输前,我秦阳就杀了你。”

砰。

赵辉被重重打中,其双眼瞬间无神,气息溃散,化为一具冰冷的尸体,倒在了剑台上。

“啊。”

剑台下,众内院弟子们从这一幕回过神来,一个个发愣的看着剑台上那道白衣青年身影,似乎没有料想到秦阳能胜过赵辉,更加没有料想到秦阳敢杀赵辉。

“小家伙,倒是有情有义,为朋友出气,只是可伶我这把老骨头替你擦屁股。”

陶院长看着剑台上的秦阳愁苦道,只是这丝愁苦之中还有一分赞赏,对于赵辉的行为陶院长也看不过眼,若非顾及身份,连陶院长都忍不住出手教训赵辉。

“秦阳胜。”

陶院长开口。

“秦阳,你杀赵辉的罪责暂且记下,等内院排名赛结束后,再行处罚。”

在场众内院弟子们感到有几分不可思议,按照常理秦阳敢当众击杀内院弟子,而且还是内院十大天才,陶院长当场就会将秦阳镇压,甚至将之击杀,断然不可能如此判决。

秦阳安然走下了剑台。

“苏达,你的仇,秦师兄替你报了,你放心,秦师兄一定找到治疗你伤势的灵药。”

秦阳走到苏达面前,郑重讲道。

“多谢秦师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