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宾就天花乱坠的鬼扯蛋,手指在雪梅脸上细划着,分散雪梅的注意力,然后偷偷地拔拔,雪梅慢慢的忽略了疼痛。

    晚上我们再去吃烛光晚餐。阿宾提议,当然没忘记扭动屁股。

    嗯雪梅哼了哼:不要

    为什么

    我今天又没生日她说。

    没生日也可以吃啊

    我才没啊唷那么多嗯生活费她喘着。

    我请你啊阿宾说。

    不要你又不是我男朋友嗯她说。

    可是,我们已经这么好了啊阿宾说。

    那有什么用雪梅望着天花板:吃完饭,你就走了啊

    我今天可以陪你一整晚。阿宾说。

    啊轻点雪梅别过头:那还是不一样的,你要作我男朋友吗嗯

    这个阿宾这可就迟疑了。

    哼

    这样好了阿宾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以后当我们在一起,我作你哥哥,有时候陪你吃饭,有时候陪你看书,好不好我保证,疼你,爱护你,好不好喂喂你干嘛又哭啦

    我不知道雪梅流着泪:我不知道我我没有爸爸妈妈,自己一个长大,你你别对我这样

    好好好乖阿宾真慌了: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乖,你现在觉得好点吗

    唔唔雪梅脸红得像苹果:很胀,好奇怪。

    胀阿宾说:我还有一半没放进去呢

    你吹牛雪梅笑起来。

    阿宾为了证明他不是吹牛,屁股用力一沉,虽然没有百分之百将巴完全进去,却也和雪梅相贴,吻合度总有八、九成了。雪梅被他撑得杏眼圆瞪,婉转啼叫着。

    怎么样信了没阿宾说。

    信了你你一定要轻点雪梅哀求的说。

    好啊,阿宾动了:像这样吗

    嗯嗯哦荷

    还痛吗阿宾又问。

    雪梅摇摇头,脸上有千般滋味,嘴儿闭不起来,阿宾看她的小舌头在嘴里乱蠕,忍不住亲上去,雪梅立刻搂紧他,深深地吻在一起。

    阿宾逐渐将动作加大,抽到最外面,重重地送回去,雪梅鼻息沉闷,腰枝酸僵,阿宾选好时机,突然展开一轮猛攻。

    啊雪梅吸不住阿宾的嘴,叫出声音:啊哦

    这样好不好阿宾也喘起来。

    雪梅拼命摇头,不愿答话。阿宾耸动不止,继续追问:好不好

    啊好好雪梅勉强迸出几个字。

    这样呢阿宾更快了。

    雪梅这时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辛苦的咿咿呀呀,阿宾不为难她,埋头苦干,勤勤耕耘。

    也许是俩人的调情实在太够了,也许是雪梅的花径太鲜紧,阿宾没多久就丹田烘热,背脊发凉,他猜自己应该再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不打算多支持下去。

    在同时,雪梅的腰身也吃力的弯挺着,小圆臀主动配合著阿宾凑迎,屁股下湿得不成体统,两人交颈拥抱,作濒死的战斗。

    决胜时刻来得比想像中还快,雪梅开始大声尖叫,回肠荡气,阿宾也呼吸浓浊,满头大汗,最后雪梅突然脱力,浇出更多的水,阿宾也僵住不动,强劲的阳深深灌入雪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