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生这一拳也就是意思一下,起码不能在敌人面前丢了气势不是?

    反正他错开了一个身位,这样就算不小心还是被撞倒了,也可以说是在反抗压迫中死去,而不是在逃跑的路上被碾死,这样解释起码在面子上会好过一点。

    然鹅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蹊跷。

    在白楼屋顶的家伙受到了其他高楼的攻击,转而放弃了收掉楚生这个手无寸铁的死鸡,直接溜进楼里准备搜一波。

    而开摩托车的玩家和楚生擦肩而过,就在这一瞬间,楚生的‘海虎爆破拳’一记友情破颜杀,直直轰在了这人的脑壳上。

    本来这家伙就中了两枪,血量濒危,又吃了楚生一记重拳,直接从车上跌了下来变成了盒子。

    摩托车失去控制一路朝前,歪七扭八的直接翻倒,随后在公路上蹭了老远出去这才冒着烟停下来。

    楚生看了一眼摩托车和他的距离,大概有二百多米,原本刚想要追上去骑摩托车逃走,结果顿时身上中了一枪,身后的墙上也梆梆梆地落了好几颗子弹。

    楚生现在手无寸铁,他已经看到了从对面白楼窗口冒出的火光,以及玻璃被碎裂的哗啦声音。

    一个翻身过墙,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推开三栋楼的楼门,楚生一溜烟跑进了屋子里。

    躲进屋子之后,楚生已经只剩下一半的血量,立刻开始对屋子进行扫荡。

    直播间的水友还没从楚生一记‘海虎爆破拳’击杀中清醒过来。

    刚才楚生是用拳头,一拳把一个摩托车上的家伙捶了下来?

    这一拳也特么太秀了吧?

    还有楚生起跳的时候喊得那句‘海虎爆破拳’,水友们之前刚想要嘲讽你以为是玩什么回合制RPG呢,每次出手前必须要喊出招式的名字,结果还没来得及吐槽,就让楚生直接爆头击杀了一个。

    “锁、锁头挂?”

    “咦,突然有一个新的创意,以前不是有路飞挂么,要是这路飞挂结合锁头挂,一双拳头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简直是刺激啊……”

    “卧槽跪求别说,我怕被外挂制作者看见一个新的创意,以后不得被虐死啊!”

    楚生这边进了屋子,一打开一楼左手屋子的厕所门,就捡到了绷带,将学回到75安全线这才开始继续搜索。

    结果一楼两个屋子搜下来,只找到了一级头甲和包,其次什么都没有。

    外面的枪声不停,但同样也很有节制。

    或许是因为弹药不多,楚生听到的枪声都是单发子弹的点射,根本没有听到全自动扫射这种东西。

    二楼的屋子搜完,依旧没能搜到东西,甚至连一个爆破手榴弹都没有捡到。

    楚生这下就有些烦躁,一把枪都没有,甚至连手榴弹都没有,这波怎么出去杀人?

    摩托车所在的位置就在公路中央,左右也是房区的交替地带,几乎是没有任何掩体,给楚生一颗烟雾弹他都敢冲上去偷车走人,但是眼下这个情况,还是乖乖继续搜吧。

    三楼搜完,同样是空无一物,甚至连绷带都没有。

    整个三楼的房间干净的就好像被宿管阿姨扫荡过的男生寝室,片甲不留。

    楚生一脸懵逼,以前霉运也都挺惨的,但是没枪起码药包绷带什么都还是有的。

    但是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